发新话题
打印

梦回大唐爱

梦回大唐爱

如花美眷,似水流年,自李唐以来,杨贵妃起,有多少人走了又回来,来来回回躲不开的是命运的纠缠.不如,随着那个女子的款款身影,闲闲看过千年的花开花落,王朝兴替,借着“骊山语罢清宵半”的好辰光,说一说这个“祸国”的女人,虽然,弹指已过千年。

  汉家的皇上看重倾国倾城的容貌,立志寻找一位绝代佳人。可惜当国多少年哪,一直没处寻,而杨家有位刚长成的姑娘,养在深闺里没有人见过她的容颜。记得玉环与三郎在骊山温泉宫的第一次相遇,那偶然的邂后没有火花,也没有那后代相传的那一见种情,但那惊鸿一瞥,似乎己映应了这段千年传诵的爱恋。天生丽质无法埋没,终于被选到皇上身边,她回头嫣然一笑,百般娇媚同时显现出来,六宫的粉白黛绿啊,立刻全都褪掉了色彩,啊!对于玉环来说,后宫美人儿有三千,而三千人的宏爱都集中在她一人身上。

  李隆基是沉溺了,他是“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那又能怎样?这天下是他打下来的,平韦后,清太平,大唐的惶惶岁月,浩浩河山,谁可以及得上临淄王李隆基的功勋?继位后,一扫武周后期的积弊,励精图治,开创开元盛世,论到做皇帝,他比哪个差?这样的男人,是天纵的英才,是旷世的名主,何不有个绝代的佳人来配他?所以李白说的好:“名花倾国两相观,常得君王带笑看。”

  避暑的骊山,高插云霄,宫中仙乐飘,人间到处都能听到,宫里缓歌曼舞,徐徐地弹琴慢慢地吹箫,皇上整天看,总有看不饱,谁知道渔阳反叛的战鼓会震地敲,把霓裳羽衣曲惊破了!皇家城劂烟尘出现天于大驾,一千辆车,一万匹马,逃往西南,才走到百余米,走走有站站,六军不肯前进可怎么办?婉转蛾眉竟死在皇上马蹄前。

  皇上日日夜夜怀念情思难断绝,离宫看见月光是伤心颜色,夜时听雨打栰铃也是断肠声息

  总算有一天,天旋地转圣驾转回京城又走到这里---叫人徘徊不忍离去,马鬼坡下泥土中间找不着了,美人白白死去的那块地。

  所谓的红颜祸水,往往是无辜的,玉环,她是一个倾国倾城的红颜,但她决不会是祸国殃民的祸水---她只是一个不涉时政的娇憨女人,最终变了风云,全在意料之外。但她有着英雄也不及的气魄,她敢在临死之

际对君王说道:“臣妾愿为大唐而死,愿为真情而亡”一代红颜就这样陨落!

  若,人身若只如初相见,多好,他仍是他的旷世名主,她仍做她的绝代佳人,江山美人两不相侵,没有开始,就没有结束!

  但,朝露昙花,咫尺天涯,红颜已去,两人远隔天涯。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