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关于《玉堂春》

关于《玉堂春》

关于《玉堂春》


(玉堂春即紫玉兰,就是这种花~~)
    先声明一下,这篇儿是欠某人的作业。原本欠的8是《玉堂春》,但是偶决定还一篇儿玉堂春。而且原来是只打算写《会审》的,想想,只看过偶们素素的《起解》没看过美人儿滴《会审》,so连着《起解》一起写好了。


   《玉堂春》,呃……大概怎么回事都知道吧?要说流传最广泛的京剧唱段,“苏三离了洪洞县”要说它自己排第二,估计没有去排第一的了。此剧出自冯梦龙的《警世通言》“玉堂春落难寻夫”,其实,《警世通言》中这个故事本身并不是那么吸引人的。同样是烟花女子得遇富贵公子,虽然叠遭大难,却还是化险为夷,柳暗花明又一村,嫁得如意郎君。玉堂春,无非是极具理想化色彩的一位杜十娘罢了。但是,戏曲这个东西,实在是和它的表演者有着太大的关系了,上了戏台,这便是一出实实在在的“玉堂春落难寻夫”了。


     在一众骨灰级老戏里,和《四郎探母》、《红鬃烈马》这些稍微还比较“保人”的戏相比,《起解•会审》的含金量太高了,纯粹的人保戏。全靠青衣撑着了,拿的下就是如泣如诉一唱三叹,拿不下那这戏就没法儿看了。毕竟,《玉堂春》么,没道理让人家红袍蓝袍撑门面,抑或是人家买票总是不能冲着崇公道不是。


     这部骨灰级的老戏,梅、尚、荀、程、张都唱,自然也是最能显示各个流派“匠心独具”的。比如,是荀的就要在“嫖院”下足功夫,演的春意盎然;是程的就要一唱三叹幽幽怨怨;是张的就要演的刚烈的高低不挡——因为张君秋当年就是这么唱的。其实,和前头这些相比,梅派的苏三并不是十分讨巧的。从某些方面来说,荀、程、张在这一出戏上皆把自己的特点发挥到了极致。而大气端正的梅派,于这出戏恰恰最不贴。但是听梅宗师的唱片,那句“拉拉扯扯就到公庭”就足以先声夺人。


      听过、看过的梅派的《玉堂春》这出戏当中,私以为以言慧珠的最好。很久很久,我都觉得能让王金龙砸下三万六千银的一定是她这样的主儿。因为这出戏虽说是冤案,却也是花案,所以这时候的苏三除了幽怨之外更要有一丝妩媚、柔弱——毕竟是行院里出来的。那种我见犹怜勾魂摄魄,想来也只有言校长演的来了。后来看过夏慧华为她这部录音配得像,在音配像当中,这个还算是不错的,不像很多配的看起来就极没有灵魂的。当然,俞振飞的王金龙也是不错的,他很适合王金龙这个角色。


      还看过黄孝慈给杜近芳的配像。和夏慧华那个相比,黄孝慈配的就太——差强人意了。有的地方口型配不上也就不算什么了,我很奇怪的是,她脸上怎么就没什么表情呢?同样的问题还有她给杜奶奶配的《周仁献嫂》。而且,杜奶奶也并不是很适合苏三这样的角色(杜的“起解”貌似是比较张派的),杜的风格里是有一种“端正的柔弱”的,所以,再柔弱也是到林娘子那儿了,不是属于苏三的那种柔弱。况且,虽然我一贯喜欢叶盛兰先生的戏,但是他还真是不适合王金龙,他再怎么着也是英姿勃发的吕布罗成啊~~~


     还看过李炳淑的,李炳淑的也是端正的成分居多,这是很多梅派都有的。素素早些年的一折《起解》也是这样,落难寻夫的烟花女子,看起来还是很端正。就好像有次我和我妈一起看素素的《起解》,我妈就说“你们素美人儿这哪是落难的烟花女子啊,简直的落难的前朝公主似的~~~”呃……落难的前朝公主~~我发现我妈对某出戏、某个人物不说则已,要说就还真是一语中的。那个时候的素素,还是比较青涩的阶段的。很遗憾没看过素素的《会审》,但是看过史敏的《会审》,似乎和素素一样,都是属于“落难的前朝公主”。


      个人感觉,这一辈梅派的角儿中,这出戏最好的应该数魏海敏。大师姐的这出戏真是很到家很到家,很早之前听她86年的《会审》,感觉活脱言慧珠,真是比夏慧华还要言慧珠。听得我直恍惚,还以为放的就是言校长的。但是,那个时候她到底还是以“模仿”为主,还没有形成自己的风格。昨天,找某人讨要了大师姐专辑当中的《玉堂春》,真是……到底是大师姐啊。劲头、尺寸拿捏的极好,那句“并无有一人来探望奴的身”唱的真是叫一个如泣如诉,很有那种出身行院的怨念和委委屈屈的感觉。妩媚,却又并不是流于表面,那样就又接近荀的“浪”了,不是梅的路数。


     再怨念一句,要是素素能贴《玉堂春》就好了,很想看脱离青涩时期的素美人儿怎样演义苏三~~

*那个~~阁主童鞋,我的作业过关不?不过关也木办法鸟,偶就能攒出来这么多字儿鸟

[ 本帖最后由 卿云缦缦 于 2008-11-7 18:05 编辑 ]

TOP

梅派一般演的话就是《起解》《会审》,没有好嗓是拿不下的,老师和我说过起解又是一出很好的开蒙戏,二黄散板、反二黄慢板、西皮流水、导板、慢板、原板摇板回龙等等,都有了,而且演来不须劳多少人马,也不用多少道具,可惜我到现在还没拿下来。
胜素老师的起解相当不错,尤其欣赏她后面的十恨,一句不落,现在的很多演员包括很多梅派演员学其他流派减到四恨或六恨,大大逊色。

另外注意一下:梅先生起解的反二黄“想当初在院中何等眷恋”“恋”字是上口的作“乱”音,现在的基本都不上口了,包括胜素老师的实况和CD录音也没上口,不知何故。
期望她再次贴演起解会审哈。
醉酒散花洛水神,泣凤还巢牡丹亭,姬别霸王生死恨,西施女叹玉堂春,夜半犹忆梨花雨,遥知仙山梦太真...

TOP

呃……梅派的十可恨不就是板式齐全么~~~
对于现在的素素来说这出戏还应该能做的更好,比如感情啊之类的。
梅大师的很多上口字现在都不上口了诶,别姬的念白“云敛晴空,冰轮乍涌”的“敛”怹老人家就是上口的,念做“见”,现在演的也都不上口了,或者难道他本人有不上口的录音?~~
其实我还真是喜欢上口字,黄沙盖脸、相思树苗、携老百年……

TOP

早晨在公园散步,听得有老戏迷唱《玉堂春》,用的是程派的腔,我还以为是程派的代表作呢!

TOP

很是喜欢《玉堂春》,大结局还是喜剧,多好啊
风波不信菱枝弱 月露谁教桂叶香 直道相思了无益 未妨惆怅是清狂

TOP

素素你赶紧演把~

TOP

演这个要不要护膝呢?

TOP

还真没有看过素的<玉堂春>呢!

TOP

引用:
原帖由 rifle 于 2008-12-6 00:17 发表
演这个要不要护膝呢?
呃……演这个要是要护膝的话,那演《碰碑》是8是还得要头盔涅?~~~

TOP

我听过胜素的<<苏三起解>>,唱腔上当然没什么问题,只是感觉胜素的那种典雅的气质仍在,倒少了点苏三落难的感觉.
也许这就是她独特之处吧.但我没看过胜素的<<会审>>,所以也就无法评价了.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