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送给给叶版的作业——之《白蛇传》

送给给叶版的作业——之《白蛇传》

闲说《白蛇》

    白蛇,是个我从小就喜欢的人物,一个故事。对端午,一直是既喜欢,又不喜欢的。喜欢,是因为我喜欢粽子,喜欢端午的氛围;不喜欢,便是因为许仙那厮给娘子的雄黄。小时候,甚至为了这一个小小的情结便执拗的跑到中药店无论如何都要看看雄黄到底是什么样子。

   白娘子的故事,听多少遍都不会生厌,冷雨、西湖、断桥、纸伞……堪堪勾出一个迷梦一般的江南。想当年,她是只为报恩而来的,又怎能料到日后的情根深种,一发而不可收?纵然是千年道行,又怎能敌这人间真情?想来也是,她已是孤独的度过了千载时光,突然一日她幻为人形竟得到了人间真爱,比之成仙,那份温暖想必更让她沉醉。毕竟,就是修成正果,也是孤独的……那个时候,她还不知道,她已有了人间骨血,又怎能斩断情缘独自成仙;她也不知道,那个生性怯懦的男人会因为不相干人的谗言便抛妻别子躲进金山寺的深院高墙;她更不可能知道,为了挽回自己家庭的余温她会做出多少惊心动魄的事来……
   
   喜欢白娘子,不仅仅是她的情深意切温柔貌美,还有她在美丽端庄之后那分让人击节的坚强勇敢。那个端午,她本意只是不愿扫丈夫雅兴,饮下雄黄,酿成大错。可是,她又怎能想到,那杯雄黄是那个叫做法海的老和尚嘱咐她丈夫定然要她饮下的?我不止一次的想过,我真是希望她永远是那个端午之前的白娘子,最好永远没有机会让我为她的坚强而击节赞赏……其实,似她那种聪明练达的女子又怎能不明白事情的轻重?为了她人间的这份情,她还是决定仙山盗草,那可真称得上是上天入地,以命相搏了。
   
    可是这之后又有什么?恶僧、谗言、怀疑、叛离、水漫金山……烟雨江南,一伞柔情,最后被击的粉碎,竟是落到洪水滔天的地步。好容易逃出金山,来到断桥,却早已是物是人非。恰如“断桥”一折的那句唱词:西子湖依旧是当年模样;看断桥,桥未断,已寸断了柔肠……这一刻,她心碎。但是,她毕竟是孤单千年之人,一丁点的温度就足以温暖。所以,当许仙赶到,夫妻重会,她还是拦住了青儿的那把剑,她还是原谅了许仙。这个时候,我倒是也能原谅许仙,因为除了懦弱,他还让我看到了善良和爱情……
   
    看过很多版本的白蛇,但是印象深刻的也只是寥寥几“条”而已。我最爱的梅派,早先是没有京剧“白蛇”的,梅先生的白蛇是昆曲的。他的白蛇是最善良的——怀着人间骨肉的蛇仙,在相识之地遇见那个“负心”之人。虽然恨,但是她毕竟是爱他的,就连点俞振飞的那一下小失误,都被他用点——扶——推,这几个小小动作弥补成了爱恨交加的情态。怀着孩子的白蛇,在梅先生的演绎下显现出一种善良的近乎母性的光辉。玖爷的白蛇似乎也是梅先生的模式:善良的,善良的很母性很母性的。言慧珠校长的白蛇,只留下了录音,张洵澎配像的。言校长的白蛇,也许还是知道言校长经历的关系,听起来是有些许伤感的,她的白蛇是一条伤感的,无助的白蛇。
     
     接下来就是京剧的白蛇了。建国后的新编戏,加上偶像因素,我最喜欢的一定是《穆桂英挂帅》,这是没跑的,因为我既喜欢梅先生也喜欢马金凤~~~第二是《野猪林》,出了好听的唱腔就是花痴李神仙和杜奶奶的这个组合~~第三肯定是《白蛇传》。其实,从剧本的角度说,田汉的这个本子不及昆曲老本多矣。但是,戏曲这个艺术实在是和表演者有太大太大的关系了。所以,京剧的《白蛇传》我还是一直都很是喜欢。京剧的旦角们演过《白蛇传》的实在是如过江之鲫啊……
   
    先说刘秀荣吧,呃……虽然她的应该是王派,但是我觉得她的《白蛇》实在是她最体现不出来王派特色的~~~远远不如她的《拾玉镯》啊,《虹霓关》啊,《战洪州》啊……等等。她的白蛇,几乎可以算是“没派”了。“游湖”一折的“虽然是叫断桥桥不曾断”是一段西皮流水的唱法,稍过一般了些,个人认为不如杜近芳版本里头的这段西皮垛板来的更加妩媚多姿。

     而这出戏真正有王派意思的反倒是个梅派中人:杜近芳。通天教主编的腔,到底是让杜奶奶唱出了王派的意思~~杜奶奶的白蛇,我一向是很喜欢的。最早是听录音就十分喜欢,每次听到她的那句“离却了峨眉到江南”的南梆子导板都会有一种沉醉的感觉,“保叔塔倒映在波光里面”行腔吐字都极有特点,那嬝婷,那旖旎,让人不禁心痒难耐。
  
      (感叹一个,再也没有盛兰先生帅这样的许仙和杜奶奶这样的白素贞了~~~)

    后来看音配像,更是喜欢的不得了,虽然她配像的时候已经过了花甲,但是感觉她就是那个西子湖畔的蛇仙……游湖还是那么妖娆旖旎并浪漫着。哦,还在网上看到过一个三分钟左右长短的一个录像,她和叶盛兰先生的“断桥”,她的断桥是京剧白蛇里少有的完美:爱、恨、娇、嗔、怨、怜,演全了。所以,看她的音配像和那段短短的录像我都是很悲哀的:再也没有她这样白娘子,再也没有叶盛兰先生那样的许仙了……而且只有她的版本里有那段超级好听的“许郎夫他待我何等恩爱”的四平调。为什么只有她的才有呢?我还是觉得全本《白蛇》带上这一段最好,一是,舍弃了这段四平调实在是太过可惜,梅派的四平调一项是最好听最有特点的;二是,至少这一段是点明二人夫妻恩爱的,这也是为后来剧情做铺垫。要不然“结亲”之后就是“惊变”,多少还是有些突兀了~~当然,杜奶奶的版本有她不及刘秀荣版本的地方,杜奶奶“盗草”的安排不如刘版,包括拂尘、舞剑等等都不及刘版干净利落。
   
     接下来就是李炳淑的了,李白蛇基本就回到梅派了。那部电影还是不错的,私以为,李炳淑的白蛇是最贤惠的。觉得她生就了一副贤淑模样,一看就是贤妻良母~~
     
    在朝下就是素素了,呃……稀饭素白蛇多半是个人崇拜因素。从我手头仅有的素素的《白蛇传》来看,那个时候还是很青涩,很稚嫩的。后来梅兰芳大剧院开台演出的那段游湖明显要好得多,演出了风情。游湖,看的就是风情。至于断桥,后来没看见过了。很可惜,这之后素素的全部《白蛇》也再没有在大陆演过~~~我还是很想看素白蛇的。虽然,素素也是宗的刘秀荣的路子,没有那段好听的四平调……为了这段四平调,某人惆怅啊……多好听的四平调啊……美女,去跟杜奶奶学学这段吧,乖~~~~~(众位表拍,我知道我的想法十分不靠谱)
     
     貌似还看过魏海敏的一折《断桥》,印象中大师姐似乎是杜奶奶的路子,只不过比杜奶奶更“梅”了。因为更“梅”,所以也更善良,更接近梅先生昆曲的意思了~~一直都很喜欢大师姐的戏路:大气、端正,而且劲头拿捏的是极好的。只可惜她的戏在大陆基本很少见,留下来的几乎都是精品了。比如《断桥》,比如纪梅的《四郎探母》……
     
    这两年最火的应该是张火丁的《白蛇传》了。她用的倒是杜奶奶的本子,基本上算是杜本张韵吧……可惜,把那段“许郎夫”的四平调给改成了南梆子。而且,老是觉得程派不适合表现这个白蛇这种亦人亦仙的人物~~~看老张的《断桥》就觉得太悲苦了,有点悲嗔有余,爱怜不足。

    最后再念叨一句,作为一个80后,我心中永恒的白蛇应该还是赵雅芝啊~~~~~

*先扔出来个砖头等着叶版的玉。为了引诱叶版贴丁晓君MM的《白蛇》,偶容易么,大半夜的翻箱倒柜整出来这么多字儿~~~抱住叶版,看了我码的字儿您大概就知道咱为毛馋君君的白蛇了,咱有杜版白蛇的情结呀~~~~~

TOP

引用:
原帖由 卿云缦缦 于 2009-4-15 00:22 发表
先扔出来个砖头等着叶版的玉。为了引诱叶版贴丁晓君MM的《白蛇》,偶容易么,大半夜的翻箱倒柜整出来这么多字儿~~~抱住叶版,看了我码的字儿您大概就知道咱为毛馋君君的白蛇了,咱有杜版白蛇的情结呀~~~~~
乖,赞一下,以后这种好文要自觉地、勤快地发来~~
咱一会儿先给你贴几张丁《白蛇》,更多的要等我贴完《赤壁》……图太多了,俺整不过来的说~~

TOP

哇卡卡,有丁白蛇看就成~~~
咱一向是知足的好童鞋

TOP

引用:
最后再念叨一句,作为一个80后,我心中永恒的白蛇应该还是赵雅芝啊~~~~~
强排这一句~~还记得小学的时候跟同学说,你看那个电视剧的名字叫做《新白娘子传奇》,它是新的。结果遭到同学鄙夷,说,难道还有“旧”的不成?然后该同学转身跑掉,以至于我的后半句话始终没有说出来~~我只是想说,原来是有《白蛇传》的啊……

说起来,我第一次看的戏曲白蛇是梅先生的《断桥》,那一推一扶让我在电视机前雀跃了好久,只这一个动作,那爱恨交织的情感就显露无疑了呀……当时还有一个更大的感受是,那个青蛇实在是太不像女的了……(防拍,顶锅盖逃走……)

TOP

卿云把“许郎夫”那一段的唱词发上来好不好

TOP

许郎夫他待我百般恩爱
喜相庆病相扶寂寞相陪
才知道人世间有这般滋味
也不枉到江南走这一回

记得是这样,筒子们更正~~

TOP

引用:
原帖由 芥菜 于 2009-4-15 07:24 发表

强排这一句~~还记得小学的时候跟同学说,你看那个电视剧的名字叫做《新白娘子传奇》,它是新的。结果遭到同学鄙夷,说,难道还有“旧”的不成?然后该同学转身跑掉,以至于我的后半句话始终没有说出来~~我只是想说 ...
笑~~~~~那个……除了偶们这些人,大多数人对“白蛇传”的认知似乎都是《新白娘子传奇》。也就偶们整天念叨不是京的就是昆的白蛇

梅先生戏曲电影的青蛇不像女的……汗……那不是玖爷么~~~~不过那时候是够青涩滴了

菜姐“许郎夫”的词很对噻,谢一个~

TOP

引用:
原帖由 芥菜 于 2009-4-15 07:24 发表

那个青蛇实在是太不像女的了
顶这句,然后逃走……

TOP

梅先生那部电影的青蛇要是用言慧珠言校长就好了~~~这也是咱一直怨念的
或者说,梅先生的电影里要是用言校长来青蛇,那这个版本就更加完美鸟……

[ 本帖最后由 卿云缦缦 于 2009-4-15 12:58 编辑 ]

TOP

丢人啦!原来白蛇已经写过了!唉,俺写的还真是不一般的棒槌…版主,还是把我的西湖四月又逢雨删了吧…

TOP

不用删啦,写的各有千秋嘛,只要是写素的文章都是好文,呵呵~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