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迟来的倾素

迟来的倾素

     题记  ——思前想后,我还是觉得不把这个东西弄出来,我恐怕难以继续我目前该做的工作了,既如此,我不免趁此夜深心静之时,于此处暂且搁下……    “海岛冰轮初转腾……”这是我踏入国粹圣殿的第一声召唤。说实话,作为一名副其实的80后,从小到大就压根儿没接触过京剧这个剧种,周围没有一个人喜欢,所以每年唯一的接触京剧的机会——历年的春晚,也是一到戏曲时段就被自动忽略了。尤其土生土长在东北,印象中还是在上小学的时候,有过几次跟家人去剧场看戏,也是唯一去过剧场看戏了,不过么,看的是地道的二人转(不是现在那种娱乐为主的)。因此上,多年来对于京剧的记忆么,也只是停留在“蓝脸的窦尔敦盗御马……”,知道梅先生的大名而已,除此之外就空白了。直到,本学期开学初,很偶然的在电视上又看到了那个,呃,该叫什么呢,暂且叫做“草根明星”吧,就是在星光大道上一曲“海岛冰轮……”就红了的哥哥,因为之前也看过一些关于他的报道,很是佩服他的毅力,不免在网络上仔细搜来(本人不是钢丝,因此亦不对其表演妄加评论),这一搜,也就搜来了我与京剧的缘。只因网上很多言辞都把这位草根明星与梅派京剧联系到了一起,于是我心血来潮,干脆听听原唱吧,看这多年来从未接触过的高雅艺术究竟是什么样子滴。于是便有了本文的第一句。
    梅大师的一曲终了,我就再没出来过了,直到今天我怎么都觉得从那一刻起我仿佛偏离了我原来的生活轨道,不过这是后话了。却原来京剧是这样的,却原来我还挺喜欢那些旁人看来依依呀呀的腔调涅,虽然我不懂什么行腔韵律,也不识得梅尚程荀,但事实是,我真的喜欢上了——京剧,不,这里是喜欢上了《醉酒》确切的说,此刻我的听觉系统完全改版重装了,它要求进入系统的声波有锣鼓点的铿锵,有京胡的婉转,有月琴的悠扬。一霎时,我大脑中的某根筋也好像突然跳动了一下,结果有四个字一闪而过,那就是“四郎探母”(这个不知是何时存贮的信息,MS是一京剧剧名),于是优酷之后么,哎呀呀,运气啊,诸多名家都曾演绎过不同版本的探母,我怎么就偏偏选了那个涅?虽然还是有人认为演出中有美中不足之处,不过一出戏认识5大头牌,对于我这个京剧盲来说可不是一般值啊。尤其那“芍药开,牡丹放……”嘿嘿 ,多好看的芍药牡丹,多好看的铁镜哟(偷笑中~~),后来,后来就到了那段噢,大家都知道的原来,终于又拾起记忆中的一碎片,“快马加鞭”原来在这里等着我呢(恍然大悟状~~~)。如果说海岛冰轮带我入园,那此处,牡丹芍药即是引我识素的园中仙葩了。
    初闻皮黄,自然知之甚少,一段坐宫反复,引来武家坡经典绝唱。
    不知哪位仙人把第四届青研班毕业晚会上的两段连在一起传的,引用一下毛毛的话:“我感谢你八辈儿祖宗啊!”于是接着便是《红鬃烈马—武家坡》,也正是听过了这一折之后,我开始陷入素的“梅花阵”了,(不夸张地说,到如今,某团和素版的武家坡,某已经听过无数遍,台词基本一字不差都记下了,包括某些经典唱段、经典对白处的身段表情)于是,开始不仅听戏,还关注一些素的访谈类节目、论坛贴吧,然后找到这里,知道很多的梅派大戏,接着就去看素演的很多梅派大戏(当然也包括和某团合作的非梅派戏),再然后知道,本年10月25日,素要在首都装疯了,得知这一消息后,我自己在心里就疯了,因为实在是看不到素装疯,只有自己先疯了吧,哎……   我这里轻移步,慢陷梅潭……
    前不久,也是这样的深夜,偶然撞进了某版主的博客,也就看到了那篇《人生若只如初见》的旧文,说实话,本人是从不追星的,偶们小时候很多人都热追的什么小虎队啊,F4啊(具体年代不详了,因为太久远),包括现在偶滴同龄人们所迷恋的一些当红歌星们(不好意思俺叫不出名字),都从来没出现在偶滴关注榜上过,不过见过上述旧文之后,却突然有种特殊的感觉,对素的,那种说不出的感觉,忽然似乎和素特别近一样(虽然素都不知道世界上还有我这么个人)。
    此前,听歌也好,看戏也罢,某从不去关注演员舞台以外的东西,只专注于他们的表演,因为,某乃愚人,在这个越来越晃眼的娱乐世界里,有些事是辨不出真伪滴,也就免得伤神,徒增烦恼。对素亦是如此,网上一些关于素的表演之外的消息也好,评论也罢,见了总是一笑而过(可能那些也是戏迷们对素的关注吧,本人并非排斥这种行为,只是每个人表达自己关心或关注的方式不同,此无言辞挑衅之意)。但拜读过版主美文后,实实觉得,文中所述的素,并非那光环包绕、高高在上的神,也不是自视清高、孤芳自赏的角儿,从这里,我看到了一个实实在在的普通人,她的职业是京剧演员,她为自己的目标努力,她台上做戏,刻画不同角色,入木三分;她台下做人,也食人间烟火,也非十全十美。她就是我们普普通通的百姓之一,认真努力的工作着,为了她心中的梅派艺术,为了她心中的观众。也正因此,我才觉得素离我们是那样的近。其实,听过她的唱,我觉得反而那些挂在她名字之前的一串荣誉都不重要了,不管她是不是三八红旗手,也无论她是不是政协委员,她就是粟米们心中永远的李胜素!记得在一期访谈节目中,主持人热情邀素讲述当年在山西所得的荣誉,她只笑着说了一句:那些就不说了吧,都过去了。结果还是某团代言的。素的低调是可见一斑了。很多粟米们狂盼素能独挑大梁,排新戏,挂头牌,等等的诸多愿望。我想这是所有粟米们的美好愿望了。当然我也希望如此,但是我想这个问题素一个人可能是解决不了的,很多打算给素闷剧本的筒子们,努力啊。对于我这个初来乍到者,听京剧不过2、3个月,也有些戏迷说素的表演唱腔还有哪些哪些的不足、不好之处,其实对于素的表演,偶不敢妄加评论,偶也觉得没什么资格评论,毕竟梅派艺术偶可能连九牛一毛都未见全呢,但是俺就是喜欢听素唱,昨晚看了纪梅115周年某团和玖爷爷、李尤女士的红马,对比了黑龙江行的,不禁叹,再端庄的宝钏,也有掩门吃力的刹那,再俊美的代战,也有需要搀扶的一天,身为演员这个特殊职业,素也不例外的会有上年纪的一天,虽说是现处于黄金年龄,但素已经很辛苦,尤其看过了那张满面清泪的谢幕照,那刹那真是心震了。也因此,更生出另一种愿望,无论素以后的路怎么走,健康才是真。
    某文笔欠佳,遂止于此,已从深夜写至凌晨,再写下去恐怕天就要亮了,真心的希望素能够健康开心。并以素的为人自励。  祝每一粒粟米都开心快乐!


[ 本帖最后由 流水青衣 于 2009-11-15 04:25 编辑 ]

TOP

声明

作为80后,偶该叫素阿姨的 否则大不敬了 呵呵 不通篇改了 大家领会精神吧

TOP

至情至性的美文哇~~

TOP

敢问楼主是东北哪的啊?偶也东北的啊!

TOP

写得非常实在,我只想说,是一个戏迷,呵呵。(主要是这段时间被某些所谓戏迷给吓住了
其实楼主也不必介意叫素什么,叫什么都无所谓的,爱戏就好

TOP

3楼的朋友过奖了 美文可不敢当,不过感情是真的。
俺 大言不惭的说 某团的半个老乡
多谢小夜版主的鼓励,努力中~~~~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