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国粹之我见

国粹之我见

从清末民国伊始,国人便开始常提“国粹”一词。那时所谓“国粹”与今日不同,但对今天却很有一些影响。
     那是常有人说“保存国粹”。鲁迅先生将说此话的人大约分两类:一是爱国志士;一是出洋游历的大官。先生说:“志士说保存国粹,是光复旧物的意思,大官说保存国粹是教留学生不要剪去辫子的意思。”(《热风》)可见那时的“国粹”无非是指中国与其它各国所不同的习俗或别国未有的。先生指出“国粹”不一定都是好的,不管是不是“国粹”,先要能保存我们自己。
    而今日我们所谓“国粹”是什么?一提,大家也许就马上想到了京剧、书法等。但问题就出现了。许多人听到京剧是“国粹”,便要闭上耳朵了。我身边便有无多这样的人。他们常常发出的感慨便是:那也是国粹?一点也不好听。每次我听到这话都不是滋味。毕竟我只是一个高中生,对此常感无奈。今日的时代与鲁迅先生所处的时代不同了,而且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先生所批判的“国粹”是那种我国之旧有而并无益处反而带着复古倾向的倒退的一些旧有思想。这当然是先生所要批判的。
    我们今日常称京剧是国粹便也引来不少人的反感。因为“国粹”一词似乎在某些人眼里总有标榜自己是阳春白雪的嫌疑。因此许多人就不买你的账了。你凭什么说你是国粹呀?我怎么一点也没看出来?  我有时就可以看到戏曲人越说京剧是国粹,我们要传承国粹,一些人就越反感。固然我们可以说那人不懂艺术,他们怎么能懂这高雅的艺术,他们不过只能欣赏一下下里巴人而已,如此来聊以自慰。但这毕竟不是办法。
    其实,戏曲在古代也算不上什么阳春白雪,从唐朝借了明皇之名,创梨园,一直发展到元,也不过是民间之物,及至昆曲方才算得上能得一个“阳春白雪”的头衔。但后来的事实却也看得到,为广大老百姓所欢迎的,通俗的被称为花部、乱弹的举重反而占据了大片江山。所以戏曲只有放低架子,融入民间,才能永葆青春活力。现存所有剧种中,昆曲被认为是百戏之祖。但似乎也处境困难,京剧虽说流传最广,但还并为融入大都数人的生活。现在京剧已不再是乱弹,但对其反感的人却实在不少,特别是在我的同龄人中。
    因此我即使不求大多数人都热爱戏曲,成为戏迷,但也求人们对其予以足够的尊重。
    对戏曲反感的人大致是因为听说其为国粹,而自己对其并不大懂,于是便多少觉得很遥远,又有那么一点自疚,自疚自己不懂国粹,似乎要被人耻笑了去。这里似乎是由于“国粹”一词太高不可攀,人们一听便心生反感了。于是只要听说是国粹,便不理会。其实还有一个更主要的原因:你说是国粹,我承认;你说是高雅的艺术,我也承认,但我就是俗,欣赏不了阳春白雪,只懂下里巴人,你唱你的,我听我的,互不打扰。这一下好了,“国粹”把家给吓跑了。这也许更普遍吧。所以我觉得我们不用老把“国粹”一词放在嘴边。毕竟人人都爱戏是不可能的,至少你让他听自己的地方戏都难。因为很多地方戏早已不怎么地方了,那地方上的人已失去了对其的记忆。
    故我们真正要做的就是做好自己的每一件事,“国粹”才能真正地深入人心。前不久,于魁智能成为最受欢迎的戏剧演员与他本身的努力是分不开的。我想于团的夺魁在一定程度上能提高戏曲(至少是京剧)的知名度,让更多的人来关注戏曲这门艺术。
    偶也希望听到素素更多的好戏。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TOP

京剧是我们中国人自己的戏剧,我们必须爱他!
坚决反对外来文化占据中国文化主导地位,京剧是中华民族灵魂之一!
西方人把自己的科学技术占据了世界科技的主导,中华民族数千年来有着深厚底蕴的文化根基,我们不能在文化上输给人家,何况京剧是相当完美功底很深的艺术!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