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李胜素:用美激动观众的心弦

李胜素:用美激动观众的心弦

李胜素:用美激动观众的心弦

江北水城新闻网 2004-06-0

她天生丽质,扮相美、声音美、身段美、舞蹈美; 她参加演出的大型京剧交响剧诗《梅兰芳》,吴仪副总理看后说:“很有教育意义,一定要到北大去演”。

  5月31日,中国京剧二团在临清市上演了传统大戏《凤还巢》,以懂京剧而著称的临清观众,被那优美的表演所震撼,不时爆发出阵阵热烈的掌声,及至谢幕后,观众仍久久不愿离去,以长久不息的掌声邀请演员们唱了几段清唱,方才依依不舍地离去。散戏后,记者独家采访了该剧的女主角、国家一级演员、中国戏剧梅花奖获得者李胜素。
  记者:有评论说,你是当前活跃在京剧舞台的新秀,是青年演员的领军人物。你的成功之道是什么?
  李胜素:我是河北邢台人,10岁开始学戏,1979年考入河北省艺术学校,1986年毕业分配到邯郸市京剧团,1991年调入山西省京剧院梅兰芳青年京剧团任主演、团长。2001年正式调入中国京剧院,先后拜刘秀荣、梅葆玖为师。曾两次荣获全国中青年京剧演员电视大赛最佳表演奖、文化部全国京剧青年团(队)新剧目汇演优秀表演奖、2000年文化部全国京剧优秀青年演员评比展演荣誉奖、第十二届中国戏剧梅花奖,并先后荣获山西省“十大杰出青年”、“跨世纪新星”等荣誉称号。享受国务院颁发的特殊津贴。党和国家给了我这么多的荣誉,我深深感谢组织对我的培养,感谢观众对我的厚爱。我之所以得到大家对我的认可,除了平时的勤学苦练外,还赶上了好机遇。我1986年艺校毕业,第二年就赶上了全国京剧演员电视大奖赛,并获得了优秀表演奖。特别是我上京剧研究生班的三年,是我艺术历程中很重要的三年。象于魁智、孟广禄等著名京剧演员,都在这个研究生班,合作了很多演出剧目,对提高演出艺术起了重要的作用。成功需要机遇,机遇总是垂青付出艰苦努力的人。
  记者:许多戏迷说,你的表演艺术可以用一个“美”字来概括——扮相美、声音美、身段美、舞蹈美。在艺术实践中,你是如何达到这些美的?
  李胜素:我们梅派弟子传承了梅兰芳大师的演唱艺术,他特有的甜美圆润、嘹亮响堂的嗓音创造了流利酣畅、落落大方、优美动听的唱腔,为人们所热爱,给人们提供了极为美妙、高雅的艺术享受,使人感到洁白纯真,荡涤着人们的心灵,为无数戏曲艺术的后继者树立了师法学习的典范。他的成就对人民精神生活,对戏曲艺术的发展有着深刻而巨大的影响。
  梅派演唱艺术的风格在于他使生活的真与艺术的美达到了高度的统一,可以用八个字来概括:“运密入疏,寓浓于淡”。听来平易近人,可又不是“大路活”的粗唱。它非常善于运用唱来表现人物复杂的内心世界,表现人物的神采丰韵,唱腔被人物的思想感情所“化”了,使人在芳香清澈中陶醉不觉。它的风格可以归纳如下:大方自然,使人易于接受;唱法上字字唱真,收清,送足。我们旦角主要是用假声,音区高,行腔又很纤细柔和,曲调比较曲折委婉。要做到字音清晰,非经长期、扎实的技术磨练不可。如果单纯追求字音清楚,把字咬死,则必使唱腔缺乏艺术感染力。梅派演唱并非完全是“以字就腔”,也不完全是“以腔就字”,而是在唱腔服从剧情、服从人物感情的前提下“以腔就字”,“字正腔圆”。“唱腔不给字音捆死,字音也不为唱腔所破坏” ;梅派演唱非常善于以内在的感情传达剧中人的思想。从宏观上说,可以从演唱中区别出各种各样人物的身份、性格、处境和教养。从微观上说,结合剧情,唱腔上每一个细节的变化,都和剧中人物当时当地的思想感情、内心活动十分吻合熨帖。更难能可贵的是这一切又都表现得极有分寸,恰到好处,决不使人感到过分或不足;声腔上的美和表演上的美高度的统一。梅派的演唱对人物感情的刻画非常深刻、充分而又是真实的,但他不是再现生活,更不是再现自然形态,而是融化在美的艺术形象之中。唯其美,就能更深地激动观众的心弦,使观众产生共鸣。有人说梅派的美是表演上雍容华贵,唱腔上富丽堂皇。应该说这是梅派美的一个重要方面而不是全部。
  梅派的唱和表演是非常难的。要想急功近利,极力模仿,是绝对学不会的。不要急着去找味儿。一招一式,从身体每一个部位的移动,把来龙去脉搞清楚。不能急着去研究造型来比划。然后再在人物里找内功。只能是老老实实地一字、一腔,甚至一个音、一口气地反反复复地练。这是唯一的康庄大道,梅派没有速成的小道可走。
  记者:江泽民主席在纪念梅兰芳诞辰100周年时指出,学习梅兰芳有三点:一是爱国,二是敬业,三是革新。你是梅派的入室弟子和重要传人,你是如何认识这个问题的?
  李胜素:这对我们中国京剧演员来说是永恒的主题。爱国是京剧之魂,敬业是京剧之基,革新是京剧之本。今天我主要想说一下革新的问题。梅大师一生都在革新,现在都21世纪了,我们为什么不革新呢?科技这么发达了,那么多乐器,我们为什么不利用呢?前几天我们演出的《梅兰芳》大型京剧交响剧诗,就是一次全新的探索,我穿旗袍,于魁智穿燕尾服,说普通话,从服装、化妆、灯光、各种交响乐器,现代科技都用上了,引起了强烈反响。吴仪副总理看后说:“很有教育意义,一定要到北大去演”。在北大演出期间,场场爆满。前几年,我们三位研究生班的同学在湖广会馆演出的《大探二》,火红得把场子都唱炸了。三年前,梅葆玖老师以梅剧团出面联合了上海京剧院,找了一个中学,开设了一门艺术课,由一些爱好梅派艺术的中文系毕业的优秀教师,讲授有关梅兰芳一生的追求,他的艺德和艺术,放一些梅派艺术的录像。经过了一个月,同学们很有兴趣,就能学唱一些梅派名剧的唱段。该校校长说:“梅派艺术完全能被青少年学生接受和喜爱,而且梅兰芳的爱国主义和敬业精神的崇高品德,在学校由应试教育向素质教育转化过程中起到了积极作用。”目前,这件事已引起上海市领导的关注。有人说京剧这几年不景气,我曾很冷静很客观地思考过,是否我们梅派的唱腔太旧了太平实了?不够刺激了?实践的答案是否定的,关键是在继承的基础上革新。
  京剧伴奏形式是21世纪将出现的新的课题。为适应市场经济的需要,有些剧目既要能成为第一流大剧院的皇皇巨作,也能在中等剧场为工薪阶层服务,又能分为折子戏去农村、部队慰问演出,甚至在综合性晚会上由交响乐伴奏,有群舞的片断等等。要运用各种形式来展示梅派名剧精华之所在。不同场合伴奏乐可以不一样,但有一个原则:在国外舞台演出,不能用交响乐,甚至洋乐器一件不能上。“越是民族的就越是国际的”,这是真理。
  我相信到21世纪中期,我们已经进入中等发达国家了,人们的精神消费会有更多层面,从现代发达国家的现状也可以看到人们怀旧、复古,会成为一部分人的精神寄托,北京老茶园中闭上眼睛,一壶香茗的听戏情景会重现,越老越吃香又成时尚。 真正的艺术珍品是不会灭亡的。

TOP

京剧姓京,更要革新;不革新就很难继承,更不用提发展了。

TOP

现在的革新并没有按照京剧的来~因此再不清醒的话京剧得完蛋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