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图说《打金砖》之一《上天台》(2008年4月21日)

图说《打金砖》之一《上天台》(2008年4月21日)

俺这版《打金砖》拍得比较不咋地,俺的位置有点偏不说,还不幸坐在梅剧院服务小哥儿的眼皮子底下 ,那敬业滴小哥儿自然不能对俺滴举动视而不见 ,于是俺整场戏一直处于心神不宁,左躲右闪中,俺端出来的这个金砖的质量就自然打了点折扣呗……

演员表:
刘秀——于魁智
姚期——杨赤
姚刚——刘魁魁
郭妃——管波

俺这块金砖不是足赤4个9滴,俺第一场一张没拍着 ,上来就是于刘秀出场了——幸亏这块“大金砖”还是完好无缺滴


这会子这皇上可还是心情舒畅着呢——
金钟响玉鞭应王登龙廷,喜的是太平年五谷丰登。
君有道民安乐天下同庆,普天下众黎民共享太平。


想着自个儿江山稳固,国泰民安,十分自得——
文凭着邓先生阴阳有准,武凭着姚皇兄保定乾坤。


正美着呢,不知道听谁那儿哭上了啊——
内侍臣摆御驾九龙口进,又听得后宫院大放悲声。

勿断喽哈

[ 本帖最后由 叶子 于 2008-5-6 18:25 编辑 ]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TOP


那个杀千刀儿的愣头青姚刚,居然把俺爹给杀了,不把他们姚家统统置办了,他们就不不知道本娘娘姓什么!


老公,你还没事儿似的那,你老丈人都没啦~~~~~~

话说那刘秀这会儿还真有点儿有道明君的样儿,并未因这意外事故勃然大怒,他闭目思索了一下,冷静地说:既有此事,梓童暂且回宫,寡人自有道理。


5555 ,老公,你得替我做主啊~~~~今儿个你要是不管,我就不起来啦~~~

请勿断楼哈

[ 本帖最后由 叶子 于 2008-5-6 19:42 编辑 ]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TOP


姚期绑子上殿认罪来了——
安定府绑姚刚怒气皆发,只气得年迈人二眼昏花。
郭太师在朝中势力皆大,满朝中文武臣谁不怕他?
他女儿在西宫陪王伴驾,就是为父也要让他,
似这等王法条条儿全然不怕,准备着钢刀把儿的头杀!

少年时代特别迷恋评书,评书里很多这种帝王将相的历史故事,其中不乏忠臣之子性如烈火,杀了哪家权贵欺行霸市的恶子之类的事儿,《杨家将》、《兴唐传》里都有。
俺觉得《打金砖》里的姚期也是一个忠臣良将的典型,不管自己这边儿是不是也有占理之处,既然是儿子犯了事儿,就主动承担责任,亲自绑子上殿,自首认罪。


这小哥儿还一副自以为是好汉,见义勇为、无所畏惧的模样呢——
爹爹不必怒气发,孩儿言来听根芽。
父子在朝功劳大,杀死了郭荣贼不犯王法。


姚期:小奴才说此话胆比天大,说什么杀了人不犯王法!儿是好汉?
姚刚:儿是好汉!
姚期:呸,好汉随为父参王见驾,一桩桩一件件,启奏皇家。
这段对话很可以看出些人物的性格,姚期身为一代老臣,在为人上还是很正直的,他深明道理(他怒气冲冲地教育儿子说“说什么杀了人不犯王法”——不管对方是否是奸臣,杀人毕竟是犯法的,这是他知道要信守的人生准则,即使是自己的儿子也不偏袒),同时,在儿子面前,他也很有父亲的威严,他深知儿子好逞英雄的性格,用了一点儿“激将法”问他,儿是好汉?姚刚这个烈火少年自然会骄傲地回应上,儿是好汉!父亲便说,是好汉就随我去见万岁,你不是本事么,你不是能干么?那你就要一人做事一人当,你自己和万岁解释,自己承担该承担的责任吧。

以前听评书的时候,对这种忠臣的认识是,觉得他们都太死忠了,忠得有些懦弱,不管自己吃了多大的亏,受了多大的屈,都还是以自己的利益为轻。时隔多年,今天看了这段戏,忽然很能理解姚期的心情了,姚刚是个少年人,总是意气用事,不懂得世态艰险,人心险恶。姚刚这位曾经南征北战,浴血奋战,打下天下,又经历过各种政治风雨的一位老臣,他深知政治斗争的残酷,稍有不慎,就会招来飞来横祸,他懂得,能够共患难的人未必能够共安乐,越是在太平之世,如果想要自保,就越要小心谨慎地为人处世。他很清楚,儿子这次所犯之事的厉害关系——即使是一般性地触犯了郭妃家的利益,都很可能给自己的一族满门招来杀身之祸,更何况是杀了太师,那简直就是形势险峻啊。所以,他主动绑子上殿,以先发制人的姿态摆明态度,这并不是他软弱的表现,他表面上的屈就,正是他在险恶处境中谨慎为人,小心观望的方式。


上了金殿,皇帝问:姚皇兄你可知罪?
姚期答:老臣知罪,不知罪犯何条?
刘秀:今有你三子姚刚,骑马游街,将郭老太师打死。你还言无罪?
姚期:郭老太师也有一行大罪。
刘秀:罪犯何条?
姚期:在府门以外私立三尺禁地,文官下轿,武官离鞍。万岁可曾降旨?
刘秀:寡人未曾降旨。
姚期:万岁无旨,斩者无亏。
刘秀:好一个“斩者无亏”!

俺觉得姚期不愧是久经世事,面对这个突发事件,很有处理的办法。他在儿子面前是以严父的面貌出现,对他的过失威严地教训,毫不宽容,但上了金殿面圣之时,父子连心,他自然要为儿子讲话,减轻罪责的,皇帝问他你可知罪,他表面认罪,却反问皇帝,不知罪犯何条?这句反问很有力度,说是不知所犯何条,实则之意便是“我儿无罪”的代言。
皇帝将姚刚杀死太师的罪责列举出来,他马上逼进一步,说明太师还有“一行大罪”——在府门以外私立三尺禁地,文官下轿,武官离鞍。万岁可曾降旨?万岁无旨,斩者无亏。
未有万岁降旨私立禁地,在那个王权的时代,按说是很大的过失,在姚期这样有力度的申诉指责面前,皇帝自然也不能回避太师的做法理亏在先,再加上姚家功劳巨大,他以前又曾许下“姚不反汉,汉不斩姚”的诺言,赦免了姚刚也就顺理成章了。
这时候姚刚在殿角适时地喊了一句:绑坏了!
我很喜欢这句词,这句词让我感觉到姚刚的可爱之处。这个小伙子性格刚健似火,一触即发,应该是“脑袋掉了碗大个疤”那种连死都不怕的个性,却会在这时候高叫一句“绑坏了”(以他那个练武的体格儿,就算是绑了一绑又如何呢),其实他这是用这个法子引起长辈的注意,表达自己受委屈了,是恃宠任性的孩子性格的表现。

请勿断楼哈

[ 本帖最后由 叶子 于 2008-5-6 19:58 编辑 ]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TOP


皇帝自然也很会做人,反正也不能不赦,不如拿出一副高姿态来吧:内侍,快快松绑,不要绑坏孤的小爱卿!(多么宽和仁厚的口气啊~~~)


听说被赦免了,姚刚一时间有点得意忘形,“哈哈”大笑三声(这张没拍好,看个意思,嘿嘿 )。


不过他听见父亲一声威严的“嗯?”,他才赶紧收起了放肆的举动,躬身听训。


姚期:万岁爷赦了姚霸林,好似枯木又逢春。手拉姣儿下龙廷,开言叫声姚霸林:此番湖北儿要改性情,儿不要提刀乱杀人!……为父的年迈苍苍白如银,姚刚,我的儿啊,好一似瓦上霜、风前灯,能过几春?

后面姚氏父子的这段唱腔很令人感动,在儿子将要离开父母,远赴湖北的时候,这位严父终于流露出了慈爱的一面,声声叮嘱儿子要改改那个暴燥的性情,这一句“为父的年迈苍苍白如银,好一似瓦上霜、风前灯,能过几春?”很有凄凉的意味,这个从一出场就一直是气度刚硬的父亲,这时候的口气竟然也会带些恳求的味道,为父已经是如此年迈了,既不能时时在身边照顾儿子,为他保驾护航,也不希望在风烛残年的时候再看到儿子有什么闪失。

姚刚:爹爹落泪儿悲伤,点点珠泪洒胸膛。在朝为官有什么好?一点不到有损伤!倒不如写上辞王表,告职回乡乐安康。在午门辞别生身父,回府去拜上老萱堂。

请勿断楼哈

[ 本帖最后由 叶子 于 2008-5-6 18:19 编辑 ]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TOP


姚期:万岁戒酒百日,老臣方能在朝伴驾。
刘秀:只要皇兄在朝,慢说戒酒百日,就是周年半岁,又待何妨?内侍,将搀起姚皇兄。


得,这笔两家家务事儿的账算完了
刘秀:姚皇兄休得要告职归林,你本是擎天柱一根。汉江山多亏了,皇兄所挣,叫寡人怎舍得开国的元勋,你我是布衣的君臣。


刘秀:王离了龙书案好言奉敬,为王得传口诏细听分明。

请勿断楼哈

[ 本帖最后由 叶子 于 2008-5-6 18:36 编辑 ]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TOP


痛诉革命家史
这就是著名的:孤念你,孝三年改三月,孝三月改三日,孝三日改三时,孝三时改三刻,孝三刻改三分,


三年、三月、三日、三时,三刻,三分,永不戴孝,保定了乾坤


姚皇兄,姚子匡,伴驾王,孤的爱卿,你那里休流泪,免悲声,放大了胆,一步一步随定寡人!
老姚你大胆滴往前走啊~~~~

未完,改日待续

[ 本帖最后由 叶子 于 2008-5-6 18:20 编辑 ]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TOP

抢个沙发!

TOP

话说,于团座的王帽戏真是没的说啊~~~~~
活脱一个光武咩
感谢叶子姐姐的片片~

TOP

很喜欢于老板这个戏,呵呵,可惜没看过全的,只看过音配像,不知道有没有碟卖

TOP

喜欢的不得了 ,哈哈.
这出戏有碟卖的,好像是前些年的版本.

TOP

叶版版的图跟俺的图角度很互补哈~

TOP

上天台是我最喜欢的老生戏

最初喜欢上京剧老生,喜欢言兴朋,就是因为听到了那段著名的孤念你,孝三年改三月,孝三月改三日,孝三日改三时,孝三时改三刻,孝三刻改三分,三年、三月、三日、三时,三刻,三分,永不戴孝,保定了乾坤。
也正因为这段唱,让我对言兴朋至今念念不忘。也就对这部上天台念念不忘,只可惜错过了现场的演出,遗憾那!

TOP

我认为现在这出戏,恐怕没有谁能超过于魁智的。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