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一出新的老戏——《张协状元》(2008年6月29日,中京实验剧场)


正在危难之时,五鸡山神道从天而降——净(刘魁魁扮演)


他一出场就来了一组漂亮的身段,魁魁同学滴身上功夫是8错啊。
这位神道见张协有难,暗地里来解救于他,赶走了强盗
我就想,元杂剧啊南戏啊,那会儿总是在关键时刻便有这些仙啊道啊的出现,想那杜丽娘,碰见了柳梦梅,一干花神们也就前来庇佑啦


神道看出解元张协今科有状元之份,意欲点化于他,于是唤来了判官、小鬼——判官是末(王宝利扮演),小鬼是丑(陈国森扮演,要说这个丑可真够忙活的,不停地改变身份啊
神道预备安排张协先在古庙安身,不过寒风此时将庙门吹破了,神道便命判官、小鬼扮做两扇门。

喏,这两位在一串形同木偶的身段之后,扮作了门板的样子

请勿断楼哈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TOP


张协自以为逃脱了强盗的魔掌,慌不择路,逃进了山中
(这个诡异的场子观众席不熄灯,以至于台上台下光线近似,差别太小,我很难控制相机的亮度,总是拍糊


看看这筒子,惨成什么样儿了


正好来到古庙前,他推开两扇门,到古庙里暂且安身
(那三位又变成庙里供奉的神灵了

请勿断楼哈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TOP

有一贫女,常年居住在这古庙之内,贫女登场——自生、丑、净、末依次出场之后,这台戏的最后一个行当,旦,终于姗姗来临了(李海燕扮演)

海燕这个造型让我有点惊艳哪,这好像是我所见过的她最美丽的造型


只见她手持红梅,款款而来,让人想起雪里红梅的娇艳,总觉得这样一个懂得赏玩雪中梅花的女子,不该是山野的粗民。


冰雪银妆披古庙,落难孤身伴寂寥。
粗衣裙别有格调,胸有诗书品自高。
果然,听这个女子的自述,她是落难于古庙的,原本也是富贵之家的小姐,因遭遇灾难父母双亡才流落于此。

请勿断楼哈

[ 本帖最后由 叶子 于 2008-7-10 02:40 编辑 ]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TOP

她回庙来见庙门(其实就是神道的判官、小鬼 )被寒风吹得紧闭,轻唤了两声开门,张协听见有人叫门,摸索出来,贫女见无动静,已自己去推自己右手那扇门向内走,张协也习惯性地推了自己右边那扇门向外望,两人各推了一边儿的门板向两侧,大概是天色黑暗,谁也没有注意到对方。
等到返身回来,二人于突然中相逢(这个相逢的方式设计得不错,情理之中,又意料之外)。

张协颇为慌乱


贫女见张协眉清目秀,气质文雅,不免动了芳心。主动询问他从何而来,为何身带伤痕。


张协将自己的身世遭遇讲了一遍,请求姑娘的帮助。
这位贫女心地很善良,听说他是解元又看他很可怜,便安慰他说,愿意收留他。
这里两个人有几段很好听的对唱,词也写得很雅致优美。
个人的直觉,这段对唱的处理比较不同于传统京剧,一个人表述情怀的时候,便向前站,另一个人退后几步。反之则另一人向前。如此反复几遭。我说不出来这是在寻找一种比较不同于戏曲的表达,还是这是在寻找古代戏曲雏形的影子,呵呵。

请勿断楼哈

[ 本帖最后由 叶子 于 2008-7-10 03:34 编辑 ]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TOP

这位贫女落难至此,是被李大公、李大婆夫妇俩收留。这夫妇俩见雪大天冷,请了一个小二哥来送米粮

小二,丑(陈国森扮演)
这位小丑和贫女有一段逗趣的戏,有点儿插科打诨的意思,可能是想追求古代戏曲那种丑角娱乐观众的效果吧,不过我个人觉得这段的处理有点拖沓,略微有点儿干扰了全剧主旨的表达。
此时场上没戏的演员便悠闲地坐在后面的椅子上,并且显然已跳出了戏的氛围之内,成为了另一个空间里的戏的旁观者(喏,张协坐那儿了),这种舞台处理是比较小剧场化的,以前的传统京剧基本不会采用这样的方式。这个样式本来作为舞台效果挺有意思,但我们这诡异的观众席里没有熄灯啊,当时俺的感觉,我们这群人像摆在那儿让人看的,坐在台上的演员像观众


李大公(末,王宝利扮演)、李大婆(净,刘魁魁扮演,第一次看他扮老太太,挺逗 )见张协一表人才,主动表示愿意把女儿许配于他




张协找了好几个诸如什么“父母远离,功业未成”之类的借口推托,都没推托得了,李大公李大婆表示连聘礼都由他们承担,不需张协破费了。
张协暗地扒拉了一番小算盘:圣人道得好,福通由命,富贵在天,此时名节是小,性命是大,留得青山在,不怕无青柴。


瞅他这表情,看起来这小子并无娶这贫女的诚意,只是“落魄的凤凰不如鸡”,眼下生计要紧,不得不答应。
不过要说这个想法儿倒是符合常理的,想这张协一介解元,他看不上一个山野贫女应该是情理之中。唉,痴心女子负心汉的故事基本都是这样,女子都太理想,男子都太现实。
可惜这场子观众席里的大亮着灯光,这里的舞台效果看不出来。如果周围光线全暗,只在张协这里打束追光的话,我觉得效果肯定会更好些,更能衬托出他内心的活动。

请勿断楼哈

[ 本帖最后由 叶子 于 2008-7-10 13:42 编辑 ]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TOP


贫女见张协允婚,满心欢喜。这里海燕有一段很漂亮的身段、水袖和台步,可惜俺手忙脚乱都没拍清楚,就看个造型吧。
以前我看海燕的现场很少,似乎凡是有她的戏都是配角,却没看过她的全本戏,这次看的感受是,发现她的身段和水袖都很不错,干净利落,甚至有些奔放。


对这桩婚事,各人怀着各人的心思。
大公大婆为养女找到了归宿而高兴,贫女为这喜事的突如其来而忧思参半,解元心里却在想,天下事真是荒唐透顶。
集体水袖——呵呵,虽然是水袖,不过我觉得这个场面是典型的小剧场处理,一般京剧里大概不是这个样式的。


两人在案前拜了天地(小二哥又被迫改作供案了


好事成就,这大红绸子在小剧场里显得分外夺目——小二哥居然整出这么一半拉月亮

鄙人孤陋寡闻,没看过《张协状元》的原本,最近琐事繁多,也没时间专门找来拜读,不知原本中对于这个人物的心理发展是怎么描写的,但单从这出戏呈现的人物逻辑来看,到目前为止,对张协性格的塑造好像和记忆中传统戏曲故事里的略有区别。以前看过的那些古代故事里,很多什么贫女、青楼女子救了落难书生之后,两人便情投意合结为夫妻,那书生多半是与这救他的女子海誓山盟,浓情蜜意,不过一旦中了状元就翻脸不认人了。当然权势让一个人迅速改变也是很有可能的,但只怕当初那些书生内心里也正和这张协一样,原本就未有多少真情,不过是图个眼前安逸,为脱离困境寻个暂时缓冲的环境而已吧。
另外,个人还是觉得,这段戏中与丑角相关的插科打诨的内容略微多了一些(比如让这个小二扮桌子什么的),这条戏谑的线索和男女主人公那条严肃的故事线索交叉起来,反倒有点儿削弱了两位主角的故事主线了。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 本帖最后由 叶子 于 2008-7-10 13:44 编辑 ]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TOP

太神奇了……
没想到,俺也加入了深更半夜抢沙发的大军之中……

话说俺最早知道《张协状元》的时候,貌似还在高中。具体年份记不太清楚,不过记得是在浙江台看的。好像是参与某个国际汇演,应该就是昆曲的版本……没有百度一下,也不知道记忆信息确实否。

要不是最近囊中羞涩,俺也是很想看看这个戏滴~~

看得有点急,加上现在这钟点,俺眼皮快睁不开了~~脑细胞还醒着的也不多了~~
只说两点图文感想:
1、“个人的直觉,这段对唱的处理比较不同于传统京剧,一个人表述情怀的时候,便向前站,另一个人退后几步。反之则另一人向前。如此反复几遭。”感觉这个跟传说中的“三人转”有异曲同工之处~
2、海燕的戏俺看的不多,但俺滴总体感受是,程派几旦的身上还都是很不错的。只是这特点有时候倒成了某种束缚。我看程派戏常常觉得身段很好,但是有时候太好了……
(本言论只代表个人观点,有不同意见请自动屏蔽)

[ 本帖最后由 芥菜 于 2008-7-10 03:33 编辑 ]

TOP

晕倒,这钟点儿还有人抢沙发

TOP

呵呵,这虽不是俺希望的那堆字字,还是看了,在土豆上找到一个版本,MS长安的版本,演员服装不太一样,别的应该差不多,大体看了下(没想到俺第一出完整的程派剧竟然是这个 )木啥感觉,不喜欢这样的故事,看着又太闹腾了,居然还听不太懂,俺不明白,为啥俺能喜欢傅派,却听不来程派,有时间再仔细看吧,不过俺现在正需要这样不伤情不悲怀的东西来洗洗脑。
嘿嘿,004的图呢?

[ 本帖最后由 ann5148 于 2008-7-12 02:06 编辑 ]
沧海一粟...........

我愿在一个杯里沉醉,在一个梦里不醒。

TOP

这个坑拖延时间太久了,这几天争取赶紧填完,继续……
首先要向孜孜不倦地数号码的安同学致意!你真是太厉害了!004是张剧场格局,我贴了前三张后觉得没必要贴那么多剧场,就没贴
接上回书说,下一场开始,丑再次登场说书,同上来的还有一位吹唢呐(?是唢呐不? )滴师傅,这两个人构成一种跳出故事外的叙述者,对世态炎凉进行旁观者的评论。

山盟海誓对天表
白头到老有多少
家中有丑男哟
终身是个宝
家中有贤妻哟
一辈子有依靠
夫妻们油盐酱醋锅碗盆瓢
不是喜来就是吵
苦熬哟苦熬哟

丑连说带唱的来了这套词儿,他说唱一句,唢呐(?)便模仿着他的腔调,吹出和他的语言相应调子,听着还挺哀怨的。


张协来了。
今儿个解元出场就满腹怨气,念叨着,贫女整日不知跑哪儿去了,眼看着天黑了,抛下张协守孤门
正说着,贫女回家了,他本来就一肚子火没处发泄,猛然发现她的发髻被剪了,更是大发雷霆,指责她不守妇道,早日出门,整日不归,还剪了发髻。



贫女哭诉,她是为了筹备张协上京赶考的盘缠,才剪去发髻,换来路资的
贫女有句唱词,大意是,为盘缠,剪乌云换铜钿情丝万千,唉,痴心女子啊,青丝万千,也正是情丝万千哪。

请勿断楼哈

[ 本帖最后由 叶子 于 2008-7-27 18:26 编辑 ]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TOP


李大公来为贫女鸣不平了(那俩位又坐后面休息了
为盘费她已然体瘦神伤
女儿家青丝岂肯轻易剪
万缕丝说的是恩爱绵长
贫家女秉仁义心里纯良
好男儿志气在千里
你莫忘柔肠


海燕这身衣服也很素雅,这次的服装真是很不错啊!


张协这才相信自己误会了贫女,跪地盟誓:
我张协天涯咫尺赴科选
夫妻们咫尺天涯情更坚
妻呀
你们在家安心等我
我此番进京赴试
定要高中 一步登天
(发现了么,一般负心人开始时都是这么说的,横横


夫妻分别

请勿断楼哈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TOP

转场,丑又出场了,再次作为评论者的身份出现,一边儿换行头,一边儿接着张协的话音儿往下说:
画外音:登天
登天 一步登天
这一步登天登上了天可就看不见地了
受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一旦做了人上人可就不认人下人了
官衣一旦穿上身
俩眼就不认人了
这就是一切负心汉的德行
(窃以为,“一步登天登上了天可就看不见地了”这句词儿挺犀利的,嘿嘿)



接着,这位丑连着讲了好几个痴心女子负心汉的故事,豆汁记、秦香莲和王魁负敫桂英,与这出戏里的故事相互映衬
净在旁边问,那天下就没有好男人了么?
丑说,谁说的,今天来看戏的在座的都是好男人。
唉,俺现在对这种古人讲现代语言插科打诨的方式略有异议,真的是跳戏,而且各种戏剧作品里用得太多了,有点缺乏新鲜感了……


丑穿戴齐整,戴了髯口,摇身变了当朝丞相王德用,净也改了家人的装扮。
王德用宣布,张协得中头名状元,他要将女儿胜花许配于他,丝鞭为证。
他命家人锣鼓齐鸣,迎接张协状元去者~~~

请勿断楼哈

[ 本帖最后由 叶子 于 2008-7-27 22:13 编辑 ]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TOP


张协同学皇榜高中,是名副其实滴张协状元袅




耀武扬威的


拜见首相,王德用说要将女儿许配于他,以丝鞭为证

请勿断楼哈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TOP

下面这个场景是我觉得全剧中处理得最有新意的场景——面对胜花时,状元的心理活动

随着丞相的许诺,一顶花轿出现了


花轿中是装扮齐整的相府小姐胜花


这位小姐显然对这位状元十分中意,有一大段漂亮的水袖和身段表演,不过我第一次看这个戏,没有心理准备,那些身段动作基本都没拍到





请勿断楼哈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TOP

勉强拍到的一组水袖(俺比较孤陋寡闻,这个戏俺对海燕同学的水袖和身段有了直观的感受,嘿嘿








请勿断楼哈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TOP


状元开始还是无动于衷的表情,恍惚之中,那丝鞭接在手里的时候,才好像忽然意识到了些什么


他想起了五鸡山还有一个等待着自己的贫女呢。
转过身来,贫女手持一枝梅花款款而来的身影出现在他的眼前,那是他们最初的相逢。
这时候李海燕忽然又转换成了贫女的形象,款步而来。我真的没想到这个场景会有这么巧妙的处理,能用海燕这同一个演员,同时处理出两个意念空间里的情境,有点儿像电影蒙太奇的手法,在完全来不及反应的情况下,这张照片没有拍全,匆忙间把状元落下了,并且糊了,后面那张也糊了……


贫女转回到花轿后面


又变做了轿中的胜花,望着她的笑脸,状元更加迷茫


既而,她又悄无声息地消失了

请勿断楼哈

[ 本帖最后由 叶子 于 2008-7-27 22:17 编辑 ]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TOP


状元在这一连串的联想和思想斗争面前半天回不过神来
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这是一段用背影来表现的思想斗争)


他想,性命是小,名节是大。
没有接那个丝鞭


他将丝鞭还给了王丞相





对于前面的那个场景,我后来想了想,觉得这可能不是一个现实场景的处理,那样一个时代,即便是丞相许了婚,也不太可能立马便让两人碰面,这样的一种设计,或许应该是导演带给人一种比较宽泛的理解,预示着三个人对于这桩婚事的心理活动。
胜花作为一个普通的女子,对少年才子有着本能的遐想,而花轿和荣装的胜花同时又代表着门第与权势,当张协最初面对这桩婚事的时候,他大概还本着基本的道德观念,未有所动,一直是神色冷峻,并未流露半分喜色。当那丝鞭突如其来地被塞在手里时,他方才突然意识到,一旦允婚,门第权势竟然如此触手可及,那才真是“一步登天”,内心不免有些动摇,但是,心底里那份潜藏的良知又勾起了他对贫女的一点顾念,毕竟是救他于患难的结发之妻,又曾剪发助他赴考,道德与现实的天平在他心里摇摆不定,难以抉择。
而贫女的出场,选择了手持梅花的那个瞬间,那不仅是他们的初遇,也是那个女子最美丽的时刻,她就是带着那样不曾改变的对于郎才女貌的憧憬,还在遥远的家乡等待着丈夫的归来。
我很喜欢林大导这个场景的处理,不仅仅是它带有蒙太奇似的效果,同时因为它带给了人很多的联想空间,使得舞台上传达出来的语汇也随之丰富了。

不过对剧本略有一些些异议,这句“性命是小,名节是大”表达的意思太模糊了,以至于我看到这里都没有太看明白。不知状元的“名节事大”指的是什么?是说如果娶了相府之女,会落得个“抛弃糟糠”的嫌疑,因此才拒婚的?这么看起来这张协状元还不算是很无情的哪,呵呵。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 本帖最后由 叶子 于 2008-7-27 22:22 编辑 ]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TOP

沙发?
看来我又抢这个全套沙发的潜质~~

海燕的戏还没有机会看过~~主要是……时间上常常跟某人跟某人的演出扎堆……只能……呃……
这一次本来可以的,可惜又错过了。

真的好喜欢那个“蒙太奇”的场景啊~~
叶子童鞋常常让俺觉得,没看某些戏,特别后悔~~ (我是应该打你还是应该打我自己?)

[ 本帖最后由 芥菜 于 2008-7-27 21:48 编辑 ]

TOP

楼上滴小同学表介末暴力哈,演之前俺也木看过,俺咋知道它什么样子涅。反正以后演的机会粉多,再看呗。
继续填坑ing,一鼓作气,填完,填完,咳咳……


又转场,末、净二位又变家人了。
借这俩家人之口,交待了下张协状元没接丞相丝鞭的后果:丞相家的小姐由于状元拒婚想不开,一命赴了泉台,丞相也认为状元不允女儿的婚事,羞辱了他,恼怒不已,参了张协一本,新科状元遭到了外放,状元满腹邪气。


贫女千里迢迢从五鸡山寻夫而来,听说张协中了状元,找到了状元府


贫女叫门声中,惊动了张协


贫女问,你当真做了状元,待我谢天谢地


张协曰:我做状元与你何干?贵人门前,敢来冒认官亲,传扬出去,对我状元名声不利,关门不见。

请勿断楼哈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TOP


贫女再三恳求,快快与为妻开门来吧。
状元狠心下令,让她走了便罢,如若不然,给我打了出去。拂袖而去。


贫女被拦在门外,百感伤悲


又来了一段水袖及身段
海燕同学辛苦了,这戏够累的,呵呵。

请勿断楼哈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