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李胜素好在哪里?

李胜素好在哪里?

李胜素好在哪里?
作者:ldw

有人问张伯驹:梅兰芳的什么好?答曰:什么都好;又问:梅兰芳有什么不好?答曰:没有什么不好。
如果借用这番话来描述我对李胜素演艺的印象,可以说“虽不中,亦不远矣。”
张先生是京剧大行家,又对梅大师知之甚深,他的评语自有他的权威性。我们普通观众看戏,得到的只是一些感性的印象,说不出什么大道理来,因此话就不能说得这样满。例如,对于上述问答中的第二问,我应当退一步这样说:若问李胜素有什么不好,答曰:我没有看出有什么不好。对第一问,我也准备从张伯驹式的全称判断上后退,改用枚举法,试着举出几条来讨论一番。

李胜素好在哪里?

我想,首先好在艺术头脑。就京剧而言,无论谭鑫培、杨小楼、梅兰芳、周信芳等等各位先贤中的哪一位,无不首先具备一个艺术家的头脑,所以才能取得那样的成就。这包括杰出的艺术鉴赏力和不同流俗的审美情趣,以及对于他们所表现的剧情和所塑造的人物的深刻理解与把握。这好比一位杰出的画家,他要画出一幅精美的画,在落笔之前他心中必定先有这样的一幅画;否则他无论有多么好的画技,画出来的作品也不过匠艺而已。我们看李胜素演出的各个角色,无论虞姬、红线,苏三,或是穆桂英,廉锦枫,程雪娥,各有鲜明的性格;但作为艺术形象,无不显出雍容大度,华贵典雅的梅派风韵。诸如摇头晃脑,矫揉造作,哗众取宠,高腔要采这些舞台上常见的小家子气的毛病,李胜素一概没有。此外,作为演员,她很重视表现剧情和人物性格。在《燕生访谈》中李胜素坦言,她不刻意追求剧场效果。例如《坐宫》中的对唱,并不是小两口吵架,而是夫妻对话。公主为担心家庭离散(“怕你一去就不回还”)不断提出疑问,四郎逐一解释;就算问得急切,答得利落,因为没有情绪对立,也不至于节奏快到像吵架一般。虽然如果把对唱再来个 “提速”,好像贾桂唸状一样,说不定能赢来更热烈的掌声,但那样就脱离了剧情了。

前几天我在11频道上还看到一个例子。也是李胜素和于魁智的对手戏:《伍子胥》中的一折《浣纱记》。浣纱女是个配角,只有一场戏,几段唱,戏份很轻;但她的表演却一样地认真和精彩,并且充分地起到了绿叶烘托红花的作用。当浣纱女问起伍员的身世,伍员有一段很好听的二六,于魁智唱得也很精彩:

“未曾开言我的心难过,
两眼不住泪如梭”
唱到第三句:
“伍子胥。。。就是我,。。。”

在“胥” 字上起一个拖长一板的高腔。此时的李胜素使一个显出满脸惊愕,全身震撼的眼神,节奏紧扣着这个“胥”字,一下子把舞台的氛围点染出来了。这个眼神非但不是抢戏,相反,恰恰是有力的托戏:哦,伍子胥的知名度原来这样高!连村姑都知道,真是一个大英雄;而且他家的冤案也是天下尽知。紧接着她又警惕地左顾右盼,突显出伍子胥正受通缉的险恶处境。她这一托托得极是地方,而且托得极具美感。电视录像中此处观众热烈鼓掌,看电视的我也失声叫了一声“好”。我的这个 “好”一方面和剧场中的观众一样,是为着于魁智的这个洪亮而饱满的立音,但也更为着李胜素的这个画龙点睛式的眼神。尝闻杨小楼为某名老生配演《阳平关》的赵云。黄忠每唱一句,赵云便有一个身段和眼神,对对方的唱词作出反应。这种积极的“听”给了对方以极大的激励,使得演出格外精彩。前辈大师的佳话于八十年后复见于今日,实在值得叫好。

至于在她担任主角的戏里,自然更是如此。无论是梅派传统戏如《霸王别姬》,还是最近新排的继承杜近芳、叶盛兰的《柳荫记》,我们总是看到她紧抓住剧中人的内心世界由内向外地表现人物。因为心里有戏,所以眼里有戏,进而脸上有戏,身上有戏,以致全身都是戏。试看如今的京剧舞台上有此见识,有此悟性,又有此实力者究有几人?此为第一好。

李胜素的第二好,是难得齐全的优越的先天条件。

她既有一副端庄秀丽,表情丰富的“怎么看怎么好看”的扮相,又有一条甜亮纯美,高低不挡的“怎么听怎么好听”的嗓子;再加上不高不矮,不胖不瘦,标准的青衣身材,这也同样是国中鲜有其匹。既赋斯人以斯貌,复赋斯人以斯声,钟灵毓秀若此,实在令人赞叹。内行人谓:祖师爷偏要赏饭,你有什么话可说?

李胜素的第三好,是长期高水准的专业训练。

从资料上得知,在李胜素成长的道路上,除了在河北艺校和后来在中国戏曲学院研究生班所受的正规的院校教育之外,又曾从宋德珠、刘元彤、刘秀荣、梅葆玖、姜凤山诸位名家受教,所以她的基本功特别扎实。加上她的聪明颖悟,所以能深得梅派精髓。其唱、唸直接得自梅派嫡传,自不消说,可谓字正腔圆,典雅规范;即如令一些有“表演艺术家”称号的大牌也偶遭讥议的尖团字问题上,她也从来无懈可击。李胜素的功夫还有一个重要特点是文武兼擅。据说这与早年得宋德珠的传授有关。电视上播放过她的全本《白蛇传》,从《游湖》直至《合钵》,一以贯之,一气呵成,不但青衣花衫应工的《游湖》、《断桥》诸折允称拿手,即《盗草》、《水斗》这种典型的武旦戏亦信手拈来而胜任愉快。照样的翻跌,照样的出手,无丝毫的偷工,亦不见丝毫的疲惫。时下旦角中能《断桥》者,有如过江之鲫;然《断桥》前能《水斗》者,恐怕就如鲤跃龙门了。我曾在电视上的什么大奖赛上,见有新秀,只一小段的《扈家庄》,或是一小段的《天女散花》,便见“娇喘吁吁,香汗淋淋”。所以如此,实功力不济。拿李胜素的全本《白蛇传》比一比,便知道:造就一个李胜素,实在没有那么容易。

李胜素的武功基础不止是让她能拿得起许多武戏,而且她还把她的武功巧妙地融汇于她的文戏之中,为这些戏平添了一股帅气,为戏中的角色的身段格外地增加了一种形体美。《柳荫记》哭坟一场那个干净利落的坟前急扑和滑跌,就有力地点染出雷雨交加中女主人公痛不欲生,天人共此悲愤的戏剧意境。无此功力,何能为之?我有一张VCD光碟,其中有一段李胜素的《红线盗盒》,只有13分钟。前三分半钟是一段带剑起霸;接着是一段导板、原板、流水的组合。虽不扎靠,然而宝剑之外还另有拂尘与披风,负担着实不轻。但她演来直如行云流水,舒展自然。举手投足间丝丝入扣地紧合着锣经,体现出京剧独有的节奏和韵律;真可谓寓英挺于婀娜,见锋芒于妩媚。在这里,我们看到,她的深厚的武功底子是如何有力地支持着她的曼妙轻盈,梅腔梅韵的载歌载舞;那一句一个亮相恰似一幅幅具有仙风侠骨的灵动飘逸的古代美女图,实在算得是一件精美的艺术的珍品。

只有长年勤学苦练,始能有此非凡功力。是为第三好。
有此三好,纵然不说“什么都好”,也足以使观众对她深寄厚望。

清朝赵翼论诗云:“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对演艺事业而言,代谢的周期比这要短得多;得领风骚十年,二十年就很不容易了。试观今日的京剧舞台,老一代的艺术家,许多都年届(或年逾)六旬,已经红日西坠;青年一代的新秀虽已朝霞焕彩,毕竟尚未成熟,还只是明日之星。而李胜素则正当其时,可谓辉煌灿烂如日中天。然而,岁月匆匆,时不待人;作为观众,衷心地盼望她能有更积极的作为,以副广大观众之望,以副中国京剧之望。

TOP

这个贴为什么没人回呢,写的太好了!强烈顶!
如果来生还是今世的重复,纵然多情要比无情苦。

TOP

楼主才情不凡啊,平凡质朴中凸显素素的三好,精辟!

TOP

与楼主同感

说得好

TOP

非常好!非常好!

TOP

精辟。。。。。。。。。。。
                                                                   【萬里關山路   不見使君還】

TOP

相由心生,看李胜素的面相就知道,一定是豁达开朗,心如止水的好性格。听李胜素的演唱,能感觉出,这是有智慧的纯净的声音。看李胜素的表演,能感觉到,她是美好的化身。

TOP

什么都不用说了

TOP

赞成楼上

恩,写得相当的不错......楼主不写小说可惜了
众里寻她千百度,暮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TOP

非常正确,严重同意。

TOP

初识胜素

想不起最开始知道胜素是什么时候了,只大约记得有个演员唱得很动听,后来又听了几次,慢慢有了印象,但还是没记住名字,直到有一年连续看了几次《贵妃醉酒》,才一下子记住了,李胜素。本来对现代京剧有些兴趣,从此就更觉得京剧愈发迷人了。

TOP

感受

楼主的文章很能代表我的感受

TOP

刚看了李佩红老师的《挂帅》。“我不挂帅谁挂帅,我不领兵谁领兵?”的唱词一直在我的脑海中盘旋。
为了振兴京剧,为了在新的历史环境下继承和发展梅派艺术。
素姐姐啊!
您不挂帅谁挂帅,您不领兵谁领兵?
我们盼着啊。

TOP

原来爱听胜素的戏,却见不出什么原因。现在楼主一讲,却也都明了了。
       正是素在艺术上的精益求精才达到了今天的高度啊!每次听别人唱,总没胜素的感觉好!

TOP

李胜素什么都好,条件也很好,可惜就是没有自己的代表剧目,这就成不了大家,更不可能自创流派,充其量也只是梅派第三代传人中的佼佼者而已。可惜她自己似乎没有意识到这点,不去努力发展自己的代表剧作,反而以当于老板的最佳搭档为荣。似乎上进心不够。真正是太可惜了。再过几年,年登五十了,那时心有余而力不足了,艺术之路上,怕就难有较大作为了。素素,你可要“多少事,从来急,天地转,光阴迫,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啊。

TOP

总觉得胜素什么都好,那唱腔、那身段,迷死人了。

TOP

很完美啊,很喜欢她的风格

TOP

借雪芹先生的一句话,素素是“气质美如兰”,楼主是“才华馥比仙”

TOP

我突然有个想法,能用李佩红老师程派《挂帅》的剧本,再由素姐姐重新设计梅派的唱腔唱唱看。只有这样才能真正体现出对梅派经典艺术的继承和发扬,使梅派真正注入新的活力。
大家能支持我的想法吗?如能支持,请大家用各种方法,一起来推一把,把咱们的素姐姐推上去好吗?她不挂帅谁挂帅!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