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龙凤呈祥》观后——2012.1.11,大连宏济大舞台

《龙凤呈祥》观后——2012.1.11,大连宏济大舞台

  作为戏迷,在大连学习工作的好处就是时常看到名角的戏。去年1月份,胜素来演《霸王别姬》,没买到票,没看成,一直遗憾,今年听说有《龙凤呈祥》,下决心一定要看。
  和去年一样,这次演出是大连中山区政府组织的,官员们搞走了大部分票,出售的票很少,运气不错,还买到了一张。11号晚上,剧场座无虚席。是啊,看这阵势,奚中路的赵云,于老板的刘备,朱强的前乔玄后鲁肃,郑岩老师的乔福,翟墨的吴国太,陈俊杰的孙权,胜素的孙尚香,江其虎的周瑜,杨赤院长的张飞,只看演员表,就足以让人心旌摇荡了。
  戏开场了,宏济大舞台其实不大,我的票虽是后排又靠边,也能看得真切。赵云、刘备出场,满堂彩,于老板的嗓子依然亮堂。朱强的乔玄,上场的台步,马派独有的飘逸,几句引子便是满堂彩。刘备过府,这时最有戏的是郑岩老师的乔福。“收了人家的礼物,又不给人家办事”“他不是荆州来的,他不大方啊”,不多的戏,笑果非常好。对于戏迷来说,《龙凤呈祥》都看过不止一遍,还能笑出来,就不能不佩服郑老爷子的功力了。
  现在越来越喜欢小花脸的戏。京剧“无丑不成戏”,觉得早年间的艺人们十分懂得戏的节奏与氛围要张弛有度,不管多么重大或者悲怆的题材,都有丑角出来调节气氛,让观众会心一笑。若要往上追溯,这是中国自古以来“优孟衣冠”的艺术表演传统。这一点,新戏的编剧和话剧导演们似乎没有注意过。而且丑角的戏也真难演,既不能买嗓子,也没什么身段功架,武丑尚有开打可看,文丑则除了偶尔有段贯口之外,全靠平中出奇。既要出彩又不能强主角的戏,插科打诨的火候,瘟了没效果,过了又显油滑可厌。似乎现在剧团里丑行不受重视,不知郑老爷子有没有传人。
  乔玄见国太,老旦、花脸、老生的对唱。吴国太原定是袁慧琴,后来换成翟墨了。翟墨是赵葆秀老师的学生,嗓音豁亮或有过之,一用力就有彩。时下有人对赵老师的唱法颇不以为然,称为“大嗓青衣”。的确,赵葆秀,包括袁慧琴,都是嗓音亮堂,喜欢老李派苍劲一路的戏迷可能觉得不像老旦,这一点,见仁见智吧。陈俊杰的裘味还是挺浓的,可到下一场 “人马驻扎甘露寺”一句,好像没上去。朱强的“劝千岁”,摇曳生姿,满堂彩。
  甘露寺相亲一场,真是有戏。吴国太蒙在鼓里,满心欢喜,孙权杀机重重,刘备示弱,以退为进,赵云高度戒备,乔玄暗中帮忙,看似一派喜庆,实则各怀机锋。乔国老和孙权的对手戏很有意思,一个是故意打岔搅局,一个是干着急又不能说。乔玄此处“七出七进,七进七出”之后,一搭腿,马派的潇洒就出来了,接下来忽搭着水袖“好烧啊,好烧!”纯粹就是捣乱了。孙权要喝止,结果一张嘴就挨太后的训,夹在当中,平日威风凛凛的大花脸,此时一脸狼狈相,好不笑煞人也。一边看,心里在感叹:举重若轻,老戏编排得真是高明啊!
  下面就是洞房一场,该胜素了!早就等着,八个宫女,过门,吊足了观众的胃口。出场,全场的碰头好,毫无悬念地满台生辉。角之为角,就是能以一人之力使得全场都有色彩,这气场真不是轻易能学来的。依旧是那熟悉的甜美清亮的嗓音,只是六句慢板变成了四句,少了“月老本是乔国丈,安排大事料无妨”两句。胜素在台上,手眼身法步无不是戏,良辰吉日的幸福,见刘备时些许的娇羞,都恰到好处。“今朝仙女会襄王”之后,就着胡琴的花过门,左手端玉带,右手向前一指,浅浅一笑,似有嘲讽之意,顿时透出对哥哥处心积虑的些许不屑,再接唱“暗地里堪笑奴兄长”,天衣无缝:原来什么智谋算计,在女儿看来,也不过一笑置之,这是以纯净之心静观外物,什么勾心斗角,权谋机变,自然都难以入眼了。而这层层的意思,全在胜素的一指一笑之间,细微之处,最见精神。胜素对孙尚香这个人物的处理,似乎与一般演法有些不同,我在现场看,一出场就有感觉:台步稍快,不同于一般大青衣的四平八稳,人物就显得精神。本来么,就像后面自报家门中说的,孙尚香是“不习女红,爱习兵事”,当然要有些爽利劲。可回来之后在网上看录像,却又找不出来是哪几步走得快,难道真是“羚羊挂角,无迹可求”?不过,顺带说个小遗憾,胜素,还有其中一个宫女,念白时把“女红”的“红”字,似乎都读成了“hong(宏)”而不是“gong(工)”,真是不应该。
  接下来是赵云报信,奚中路的起霸真是漂亮啊,这才叫大武生。但是后面的一场以及尚香进宫别母都删去了。这是青衣和老旦的重头戏,不演真是太遗憾了。这次的演出,是大连中山区政府组织的,去了好多头头脑脑,删掉两场戏,估计是怕戏太长了,人民公仆们坐不住吧。虽然口号喊的是“京剧是角的艺术”,“观众是衣食父母”,但现在的实际情况是,台上演员说了不算,台下花钱买票的更是弱势群体。删就删了,虽然不舍,可你又能有什么脾气?现在讲文艺体制改革,其实办法倒也简单,只要京剧能回归正常的市场运营,唱戏卖票就好,只是不知有没有壮士断腕的勇气。
  江其虎的周瑜,恕我直言,感觉平平,比乃师少兰先生相去甚远。朱强这里又赶了个鲁肃,念白诙谐,上下场的身段潇洒漂亮。周瑜率兵拦阻刘备一行,刘备吓得胆战心惊,见郡主仗剑退兵,又从旁打落水狗,什么“你姑老爷要走你们谁敢拦”,看过三国的都知道,刘备的形象颇为复杂,在这出戏里,大概当年的老艺人们存心要损一损皇叔。而且此时的气氛过于剑拔弩张,让刘备出出丑,调节一下——这又是老戏一张一弛的门道。只不过于老板的表演太严肃了,出洋相也出得个大义凛然,效果欠佳。自从看到删了《别宫》,心里就一直在嘀咕:可千万别把《跑车》也删了啊,最期待这一场了。还好,还好。《跑车》最精彩的在于舞台调度,孙尚香、刘备、赵云,三人在舞台上编辫子,最有看头。这一场戏,谁脚下的功夫弱了都不成,胜素,于老板,奚中路,三人势均力敌,圆场跑得满场飞,看得人眼花缭乱。虽说是三个人的戏,可我基本都在看胜素,上身的帔纹丝不动,下面褶子翻飞,斗篷跑得飘起来,像一只金黄的大蝴蝶在台上飞,真是太美了。而且还有大段快板,边跑边唱,极吃功夫,胜素直唱得直是字字珠玑。不由得感慨一下:看戏真是要看现场啊。胜素这出戏我之前在电视里也看过,可这次才注意到,“母后赐我尚方剑”一句中“尚方剑”三字,就像三颗金豆子,用足力气掼在地上,武将家风的果敢坚毅,一下子就出来了。遗憾的是这段戏没留出叫好的气口来,这么精彩的一段戏看完了不喊一嗓子,憋气了。
  芦花荡一场,杨赤院长的张飞可真是好啊。杨院长在大连演戏,可谓占尽天时地利人和。龙套刚一出来,台下就是一片窃窃私语:该张飞了,该杨赤了。出场亮相,勒扎,抛髯口,无不美。我于摄影是外行,但是感觉若要给杨院长拍剧照,几乎不用选时机,快门随便摁,每个身段都能定格成一幅精美的画面。杨院身形胖大,但在台上一跳一落,毫无声音,功夫,真功夫!而且这里塑造的张飞,不只强调张飞的勇猛,更不忘表现张飞的可爱之处,定场诗念道“丈八蛇矛”时,用一连串的身段表现老张的洋洋得意,这才是“粗中有细”啊。京剧唱腔讲究韵味,我觉得,身段同样要讲究韵味。不是中规中矩地做动作就行,也不是跟头翻得越高越好,向杨赤的张飞,奚中路的赵云,都是有韵味的身段。
  迎接刘备一行人船,一片险中取胜的欢乐,这时孙尚香双目微敛,轻叹一声,原来,她也有不舍,无奈,自伤,轻轻一叹,也就都压在心底了。然后是“周郎妙计安天下,赔了夫人又折兵”,一出大戏落幕。好戏好角,本想看完戏趁着热乎劲写点东西,结果有些杂事耽误了,直到今天才写完这篇流水账。没拍什么照片,技术和设备都不行。清晰的剧照和全场的录像网上都有,因为是别人拍的,我就不贴了,论坛上已经有了,大家若想看更多的,请移步“大连京剧后院”微群即可。
  可能现在很少有人这么连篇累牍了。久不在论坛上发言,算是来冒个泡吧。前两天翻看过去的帖子,看到诸葛坛主说的,才知道今年是论坛十周年了。我是03年在电视上看了《大唐贵妃》之后,上网搜索“李胜素”,才发现这里的,不知算不算元老,但可以说,如果没有素梅心香,我是不会成为素迷的。十年辛苦不寻常,建议坛主搞个纪念活动吧,虽说自从微博盛行以来,论坛不复往日的繁华了,但这里毕竟曾经承载了一群人的喜怒哀乐啊。

[ 本帖最后由 genp 于 2012-1-16 13:54 编辑 ]

TOP

严重赞扬一下LZ的勤奋,作为俺的第一次现场,到现在还没有交上作业的人表示下脸红。的确,自从有了围脖之后,这里略显冷清了许多,但俺从来都是把这里当成家的。
PS:后排又靠边儿。。。请问您是靠哪边儿啊,难不成咱俩对称了?

TOP

回复 2楼 流水青衣 的帖子

我在19排右边,忘了是30还是31号,看上场门的。当时您在哪啊?

[ 本帖最后由 genp 于 2012-1-16 17:55 编辑 ]

TOP

您在我后面 我在16排 也是看上场门的

TOP

看得我直眼馋有录像不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