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北京梦圆(2014版)

北京梦圆(2014版)

【写在前面的话】之所以这篇东西的标题带了一个括号,是因为这是十年后的一个续篇。最初的《北京梦圆》是发在坛子里的,这个续篇也在坛子里发一下,作为纪念吧!

1999年秋天,我第一次来到北京。红墙,黄瓦,蓝天,绿树。糖油饼,鲜柿子,猪肉大葱馅儿的饺子。 堵在立交桥上看着桥下车队闪亮的尾灯,听着在那时的我听来飘飘荡荡的京腔。在北京短短五天的行程让我觉得自己跟这个神交已久的城市存在着某种内在契合,于是刚刚进入初二的我对父母和同学说,五年以后,我要回北京,读大学。

2004年,我兑现了这个承诺,来到了位于“宇宙中心"的“小联合国"。

七年的校园生活,很幸福,很美好。很棒的学校,很棒的老师,很棒的同学,很棒的学生。在这期间,我也认识了许多校外的朋友,开阔了眼界,增长了见识。时间过得很快,再美好的校园,也要离开。刚刚来到北语时,我对室友说,我将来就想留在北京,你们在全世界跑累了,可以到我这里来歇歇脚,我是你们的中转站。可是说这话的时候,我并不知道将来的路到底会通向何方。

读研时,有过几次可以出去的机会。有一次甚至到了只要我答应,马上就能去参加初级语言培训,然后直接出国的程度。可是当我意识到这意味着我可能要长时间离开北京的时候,很久没有流过眼泪的我在床上哭了半宿。于是,在慎重考虑出去可能对我留在北京造成的不利影响后,我果断放弃了那个机会,且再没动过出去的念头。

长安居,大不易。想踏踏实实留在北京的人多得很,但真正能够如愿的却少之又少。我不想做北漂,至少要有个基本的身份保障。于是,研究生毕业后,我选择了当村官。在当时来看,这并不是最好的出路。村官面试前后,我还参加了当年京考的面试,报考的是某城内的街道办事处。虽然笔试成绩是第一,但无奈面试发挥欠佳且笔试差距太小,被他人翻盘。母上大人曾经多次因为没有在那时对我加以照顾和辅助而颇感自责,尽管我多次向她表示我现在的处境并不逊于在街道办工作,但她始终二者“身份”的不同耿耿于怀,直到我今年有了一个看起来比街道办事处好许多的出路。现在她也不得不承认,当年的“失败”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是命运对我的眷顾。

我所在的村,与人们传统印象中的农村已经没有什么关系了。没有农田,也就没有农业;有一些农民,也只是户籍身份上的定义,跟"农"其实早已无关了。村里早就实行了资产改革,完成了“由村民到股东"的转变。村子资产总量很大,发展思路很潮,领导和员工的精神面貌和基本素质都很高。几年工作下来,我受益良多。然而,此处虽好,终非久居之所。三年村官即将期满(……听起来有点别扭……),总还得要寻个另外的去处。

公考基本上是大多数村官的择业首选,许多人从当村官那天起就存了考公的心思,我也不例外,所以村官在职的这几年每年公考时我也都没闲着。还真有一次,我在国考时报了某外地国税,居然进了面试,我的情况也符合岗位相关要求,于是母上大人觉得我应该去试试,但被我拒绝了。不离开北京是我的底线,不能突破。而为了给她和父上大人一个看起来更加充分的理由,我充满豪情壮志地表示:“你们要相信我能考上这个,就肯定能考上比这个更好的!”当时父上母上大人都没再说啥,不过这豪言壮语是否能够兑现其实我自己心里也没底。考试这种事,谁说得好呢?

说不好,也还是要好好准备,好好考。谁让我死皮赖脸地非北京不待呢?有许多事情,真的仿佛是命运的苦心安排。有一次回母校办事,受邀给学弟学妹介绍村官的工作经验和感受,认识了一位已结束村官任期,现在某区政府任职的师姐。她说,你应该试试级别高一点的部门,即便没上,至少没有遗憾。如果没有这位师姐的建议,我可能永远不会动报考这种级别的心思。习大大说,没有梦想,就根本达不到目标。跟那位师姐的长谈让我的梦想有了一个具体的目标。随后要做的,就是努力朝目标迈进了。

说来也巧,2004年的春节,我在跟高考数学经典题目较劲。春节过后,我的数学成绩突飞猛进。高考时托了数学的福,我才得以如愿进入第一志愿的学校学习第一志愿的专业。考到北京,是那时的我的梦想,就那样实现了。10年后的2014年春节,我在跟公务员考试历年经典面试真题较劲,也是多亏了这段时间的恶补,我得以顺利通过面试,获得了一个长久留在北京的机会。在北京扎根,是我在北京学习生活工作总计十年后的梦想,现在基本实现了。

十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在我读大二那年出生的外甥女,现在已经读小学三年级了。而在这十年里,我的目标一直都没有太大的变化。我始终觉得,既然有梦想,就只能去追寻,绝不要给自己留下在将来遗憾和后悔的机会。哪怕失败了呢,也总比空谈些“如果当年……”“假如要是……”“本来我可以……”要强得多。虽然在追梦的过程中也有过迷茫,有过怀疑,但最终我还是比较坚定地走过来了。

期待,明天会更好。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