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12
发新话题
打印

管窥京剧——小儿之见

管窥京剧——小儿之见

看起京剧的发展,几乎是一直在往前猛冲的。从四大徽班进京开始,京剧便开始吸收,创新(当然,这是一个新的剧种诞生的必要过程),有了很多的经典的剧目,也因其唱的大都是北京的方言,所以很快就在北京这个清朝都城形成了气候。这是的京剧虽已被大多观众接受,但仍在萌芽期。
   待京剧近一个世纪的时光的洗礼时候,可谓是达到了鼎盛,并且走进了清朝宫廷,深受到慈禧的喜爱,也改变了昆曲一直统领中国戏曲界的局面,称得上是后来者居上。这时涌现出的一批京剧名伶,至今都影响着京剧界甚至整个中国戏曲,最有代表的恐怕就要数《同光十三绝》了,这十三位大家编排了大量的剧目,很多现在都成了京剧的基本功,但在当时这绝对是一种创新,不过,可能由于环境的限制,当时的发展并不是很快。


   等到再过了几十年,《同光十三绝》俱已陆续谢幕,取而代之的是一批承上启下的京剧演员,四大名旦和四大须生也是在那个时候诞生的。这时候因为外国文化的入侵,京剧开始她第一次飞速发展。
   将京剧带出剧场,带上荧屏,成了当时的时尚。于是以梅兰芳为首的大量的名伶,都在尽力地寻找“在程式中创新”“在程式中飞扬”的境界,事实证明,他们找到了。在不放弃传统的前提下,他们加速了京剧的发展,不过这种发展是有度的,是和历史同步的。


   底下就应该到了样板戏了吧,我实在是不愿多讲,这些戏除了有些唱段值得听听外,本身并没有什么很实质的内容,在今天看来,也无法掀起什么惊涛骇浪。
   接着就到了现在的京剧。现在所称的老一辈艺术家在十二万分虔诚地继承了他们上辈人的传统后,仍然是在稳扎稳打地创新与发展规律,京剧仍与时代相连。不过他们的下一代,就比他们要大胆得多。
   我是记不清是谁开起了“交响京剧”的头,我只知道这从此就是一发不可收拾,哪儿哪儿都是“交响京剧”,刚开始,却是觉得不错,后来多了,就腻了。且让人觉得“京剧怎么和以前不一样了?”
   拿交响京剧《杨门女将》来说,在灵堂那一场中,舍太君的一段原本是合在一起的唱变成了两半(李陵碑碰死了我的夫君与哪一阵不伤我杨家将一句),我一直都觉得这段差于唱段中的交响乐是多余的。舍太君是一个刚强的女人,虽说是悲痛,但毕竟过去了那么久,而且在她心中最重要的是国而非家,这一段如此长交响很显然是照应上文,让演员和观众一起冥想杨家将战场厮杀牺牲的情景,这难道不冲淡了所要表达的主题吗?杨家女将对过去的事情,对自己的“家事”苦苦回忆了那么久,陷入了无限哀愁中,这难道是舍太君,是穆桂英的性格?这难道是杨门的性格?我想,在真实的情况中,从痛苦转到悲壮只应是一念的是,在台上,也只消胡琴那么一拉,一个类似是一个音的过门便够了,这样更能表现出舍太君为国为民的精神,否则不有点像祥林嫂了吗?祥林嫂是逢人必说我苦,而戏曲中每每有舍太君,她总是要把杨家的故事讲一遍,有时还不只,可是二人却给人截然不同的感觉,这就是因为舍太君能很快地从悲痛中走出来,而交响京剧〈〈杨门女将〉〉中的这段处理,则让人感到了舍太君甚至杨门女将与祥林嫂的相似之处。且听得也没以前的过瘾了。
    再有就是交响京剧一个共同的毛病“人太多,很难到处演”。京剧讲究的是三五人演绎千军万马,而交响京剧似乎成了千军万马演绎千军万马(当然,这可能也跟舞台的大小有关,但毕竟不是主要原因),很想问句为什么?或许就是因为交响乐气势过于雄浑,几个人的戏根本无法招架它,这也就是交响京剧为什么很难到处演的原因。   
    人多是一点,而且与交响乐团的合作也是一个难题。一出戏,一个演员,与一个交响乐团的合作是需要时间来磨合的,而到外地演出,是不可能将一个大型的交响乐团一并带走的,可又因为时间有限,无法和当地的交响乐团进行合作,所以大家看到,带到台湾或国外的戏大都是骨子老戏,难到新戏就这么不成熟,难到新戏就无法展现京剧的魅力?不是,而是因为新戏很多都是交响京剧,排场大,带不出去。
    看到一篇报道,说台湾人民想看〈〈梅兰芳〉〉,按理说,于团连人家要求的〈〈打金砖〉〉都肯演,为什么不演〈〈梅兰芳〉〉,我猜想,其中原因也是因为梅兰芳是一出“交响京剧”吧。

    如今“西方的太阳比中国的圆”的时代已经过去,现在更流行的是“中国风”,如果要在京剧的形式上创新,为什么不试试中国的古典乐团,尽管也可能会有类似交响京剧的问题发生,但毕竟要好些,而且更能吸引外国人,因为他们对于中国传统文化的好奇心要远胜于交响乐。所以在京剧上使用中国民乐,我想这也是顺应了时代的潮流。
    不过话有说回来,就我个人而言,我是喜欢老戏的(具体说是一些传统的戏,因为随时代的更替,新也会成旧),不为别的,只因它好听,有意境,更能吸引人。
    自从喜欢上了京剧,我就注定成不了“现代人”,同学送我外号“古董”“怪胎”。我看的第一出戏是〈〈霸王别姬〉〉,最爱的一出戏是〈〈贵妃醉酒〉〉,我爱他们就象爱中国的古典文学一样,他们所具有的是西方文化怎么也学不来的意境与情调,而生长在这个花花世界的我,也正需要这种意境来净化我的心灵。不得不说,我看〈〈大唐贵妃〉〉确实看哭了,但她始终无法带给我〈〈贵妃醉酒〉〉的感觉,就像看电视剧、话剧、电影以至于戏曲〈〈红楼梦〉〉,都不能给我带来看〈〈红楼梦〉〉原著那样畅快的感觉。
    可如今,老戏是千呼万唤都使不出来,戏曲频道天天这么几出老戏来回播,还有那么多广告,实在让人头疼。咱们角儿呢,俗话说的好“肥水不流外人田”(尽管世界人民是一家),可她呢,成天地把好戏拿到外头去演,回来了就把咱大陆当“实验田”,是广种京歌、唱段之花啊,老把戏迷的胃口掉到半空,又啪摔到地上,残忍,残暴以及残酷啊!!!(这话别让素素看见啊
    在我看来,创新是为了适应时代的需求,换言之,这只是个引子。将祖国的鲜花从流行乐中引过来,让他们注意京剧,创新剧目的工作就算是完成了,再用一些传统但有趣的小戏逐渐把他们往“沟里带”,使他们沉迷于此,这时候,剩下的就是要用最经典的戏把这些花的目光留住,所以只有新旧结合,京剧才能更好地发展下去。
    最后我想谈谈我对“强强联合”的看法。一两个人的“强强联合”很好,但多了就不行了,例如〈〈走西口〉〉,七位头牌聚一块儿演一出戏,我想就算这本子再好,也难免会给人“角儿捧戏”的感觉。而且七个头牌,各人有各人的事,要凑在一起演一出戏是很难的,这也就抑制了一出戏的发展。

      
    终于写完了,看了预览才发现自己码了这么多字,赞一个 。首先申明,我对交响京剧充满了好感,也是素素的〈〈大唐贵妃〉〉让我更好地认识了京剧。以上的字只是我个人的一些理解与认识,大家就当消遣吧(咋觉的这么乱捏?怎么像个老气横秋的人写的?我真成古董了?)
霜戚目,雪凝眉,逸逸仙裳凌空垂。金线盈盈绕素手,挽星拉月醉花枝

TOP

发完帖才注意到,我终于成“秀才”了,祝贺祝贺
霜戚目,雪凝眉,逸逸仙裳凌空垂。金线盈盈绕素手,挽星拉月醉花枝

TOP

小同学写得很不错啊,有观点有见解,以后要多多发言啊!得,没有竖大拇指的表情,只好还是这个代替吧!

TOP

谢谢叶子姐,说实话这些东西在我脑子里已经埋藏了很久了,本不想拿到这里来写,可这次由于期末考试考得不尽人意,主要原因就是因为语文作文扣了很多分,而我的作文中就写了京剧、诗词等东西,所以我们那个独裁的老师便下令,以后作文不许写戏曲、《红楼梦》、诗词,我哭啊 ,于是就把心里头的一些东西拿到这儿来了。
霜戚目,雪凝眉,逸逸仙裳凌空垂。金线盈盈绕素手,挽星拉月醉花枝

TOP

因为作文里写戏曲诗词而扣分?不会吧,是不是没有扣题啊?

TOP

天知道呢,我们的作文死的要命,非得按着格式来,我要晕了
霜戚目,雪凝眉,逸逸仙裳凌空垂。金线盈盈绕素手,挽星拉月醉花枝

TOP

我们老师却是最提倡<红楼>的.

TOP

文章不错哟!挺有想法的

TOP

8错8错

TOP

今儿终于见到了俺们那个语文老师,跟他拜了个年,接着就死皮赖脸地问他我的作文咋扣这么多分 ,这位老哥说:"相同的题材写得太多,看了没新意!"   我倒啊 ,相同题材我又没写出一样的话,我是变着法地出新意,再说我写梅大师写的是他爱国的精神,基本上和戏曲不搭边,又何来的"相同题材"呢!!!!!!!   
我是对我的那个老学究语文老师没辙了,还得在他手上熬一年多呢,看来我的戏曲诗词作文要歇菜了.
霜戚目,雪凝眉,逸逸仙裳凌空垂。金线盈盈绕素手,挽星拉月醉花枝

TOP

小同学,表灰心哈,老前辈教你个法子,戏曲诗词不一定非要放在作文里用嘛,既然你们老师不欣赏,你作文里就写点儿他爱看的话,还是分数比较实惠啊,戏曲诗词啥的用来写帖子不就得了

TOP

对对对 ,我也这么想的
唉,常在分数下,不得不低头啊
霜戚目,雪凝眉,逸逸仙裳凌空垂。金线盈盈绕素手,挽星拉月醉花枝

TOP

楼主啊!!!咱同样的感慨啊!!!
前几天看完了《我的祖父马连良》(马龙著),又会想起以前所见所闻(电视报道、网上、父母那里),忽然想起一些事情,如今我们的民族文化尴尬的境地到底是如何造成的?
对过去,我们无法过多评价了,只想说中国人把孩子跟水一起倒掉的事情做了太多,数不胜数了!更有甚者,孩子不要了,却要流着水!(比如我妈,不知道上元佳节什么意思,却不让我在正月里烫头发- - |||)
我们只能既期待于今日年轻的或老一辈的艺术家们!问题是我们只解除了看到了一些很让人郁闷的交响京剧和每年春节必演的龙凤呈祥,似乎就没别的了。
还记得去年国庆节11频道演了王老板的《珠帘寨》,我看完那个兴奋啊!!!那天我本来困得要死!结果听完“昔日有个三大贤……”在家里就叫上好了!我想这才叫做魅力吧!我清楚的记得那日的情形也是王老板给我的印象太过深刻!传统艺术给我带来了巨大的震慑!
现在总说民族的就是世界的,但如果硬要将世界也变成民族的,那么还记得红楼梦里邢岫烟怎么跟宝玉形容妙玉么?“僧不僧,俗不俗,女不女,男不男”邢岫烟管这叫什么?“放诞诡僻”!(表明立场啊!我不喜欢妙玉的!而且相当不喜欢!)
京剧虽同样是一种娱乐(说白了,它就是一种娱乐不是么),但我们现在更多的看到的是它作为一种艺术而存在的价值!这关系着它能否继续顺利的下一个百年走过!我们要认识到它现在需要人们去振兴它,这我们不得不承认!
也许我们现在更多的是需要认真的思考吧……(同样小儿之言,不足与与

[ 本帖最后由 shhtz1013 于 2008-2-22 09:54 编辑 ]

TOP

原创文章,俺做主liao~~~嗷嗷~~~~
佳丽今朝,天赋予,端的绝世无双。——洪升《长生殿》

TOP

《梅兰芳》是用来在家里拿奖的,不好意思在外边现眼。

楼主提到的交响京剧的问题好像大都不是“交响”的问题。好比现在人们批评一部滥电影喜欢把问题归结到使用了“电脑动画”。

好东西还是期待牛人来使用呀。

TOP

"最后我想谈谈我对“强强联合”的看法。一两个人的“强强联合”很好,但多了就不行了,例如〈〈走西口〉〉,七位头牌聚一块儿演一出戏,我想就算这本子再好,也难免会给人“角儿捧戏”的感觉。而且七个头牌,各人有各人的事,要凑在一起演一出戏是很难的,这也就抑制了一出戏的发展。"
我对以上观点不认同,京剧毕竟不同于电影,你让葛优演杨贵妃有人看吗?张伯驹懂的戏够多了吧,观众说他在台上象蚊子叫。没腰没腿演的了武生吗?电影可以用特技等,京剧唱念做打都要靠真功夫。掺不得假,你看看57年拍的《群英会》,还有这样的周瑜吗?
不对的地方,请指针。

TOP

有点晕乎楼上的观点,没看懂~~
能不能具体一点~~

57年的《群英会》确实很多大角,不过那只是拍成了电影,并不同于《走西口》是舞台剧,要演就必须是真人。像电影的《群英会》在舞台上是很难见到的~~

由于实在看不懂楼上的帖,答非所问表砸我 (这几天被物理的电流电阻弄晕了,可能脑子有点短路)
霜戚目,雪凝眉,逸逸仙裳凌空垂。金线盈盈绕素手,挽星拉月醉花枝

TOP

我对去外头演老是会想到一句话:墙里开花墙外香~~~
回过头来我们里头这边京歌依旧嘹亮(我是说普遍现象啦),伤心
总是说“普及京剧”“普及京剧”,总也是要普及点已经经过时间打磨的“精品”吧?!某美女美轮美奂的《醉酒》啦,于团的《打金砖》啦,照这个标准“普及”谁还会认为京剧不够“美”,“不好看”呢?

TOP

现在的很多演唱会以及一些所谓的改革,都面临一个尴尬的局面:老戏迷觉得不伦不类,青少年又觉得不感兴趣~~  结果赔了夫人又折兵
霜戚目,雪凝眉,逸逸仙裳凌空垂。金线盈盈绕素手,挽星拉月醉花枝

TOP

私以为目前演唱会或者一些晚会当中,京剧都是不伦不类,不尴不尬的~~~
梅大师说“移步不换形”,现在是步也移了,形也换了。有的甚至单纯的是“为晚会而晚会”。想以这些拉几个年轻人,但是这样的结果往往是个恶性循环。
我是因为于团和素素的一曲“坐宫”喜欢上京剧的,那可是个骨灰级的老戏了。同样的道理,如果一个年轻人真正喜欢上京剧的话,又有几个人是因为几首京歌和一些现代戏呢?

TOP

 23 12
发新话题